貂皮大衣

发布时间:2020-07-30 01:38:35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貂皮大衣

  前天还是比较暖和,不似今天,由于昨天的雨水,气温陡然变幻,寒冷突然来临,叫人无暇应对。暖和的日子恰是闲逛、游玩的好时候,如我这样从不喜爱逛商场的人也经受不住母亲的教唆,或者文雅一些,称之为劝慰、鼓动。便同老人家在无聊时溜达溜达,心想也是好的。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表弟李维津刚从锦州回来。十·一正巧是全民的假期,也是大学生的假期,索性不妨一起出去走走,顺便聊些彼此的事情,近期的状况,也算是相聚了。

  我兄弟二人同她们三个姊妹,除了母亲还包括二姨、小姨。我通常是称呼小姨为“老姨”,因为她是姥姥家那边的老疙瘩,同时也是表弟的母亲。五个人在商场漫无目的地走,一会儿站在外套的柜台门口看看,一会儿又到小衫的柜台转转。若是非要找一个理由,那就是母亲准备买两套衬衣衬裤,因为明年就是父母双亲的本命年,作为本命年,自然应该穿一套崭新的大红色的衬衣衬裤,也不晓得是谁弄的这么一出,非整这个景儿。不过也不必在意是谁想出来的,只要是能够对人类有所满足,满足其嗜好与向往美好和幸福的期望就好了。

  我其实是非常不愿意逛商场的,可能是其中没有我喜欢的,或者简捷地说,没有足以使自己提起兴致的内容。看着听着顾客与服务人员你推我嚷,讨价还价,心里面的厌恶便很自然地表现了出来。但是竟有人说这是一门艺术,也是技术。关于这一点,我很是不敢苟同,不过细嚼起来,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没有哪一个顾客愿意自己买的东西比别人的贵,即便是再小的玩意也是一样,所以他们才要不择手段挑剔着某种打心眼里喜欢的物品,这种心理上的反常想想其实是颇对自己有利的,故此才要这么去做。无论从材质、形状、图案、大小、肥瘦、高矮,颜色……种种细节恐怕早已谙熟于心,所以心里的价格也就自然而然地标了出来,倘若高出了该价格,他们便不会去要。若是价钱在自己认为还算合理,甚至比理想的价格还要低廉的话,而后层出不穷的毛病便如雨后春笋般滔滔不绝。令我不厌其烦的是,他们只求价格更低,甚至低到刻意践踏他们喜欢的东西。

  至于服务员,不用多想,无非乐意顾客都是冤大头,要价多少便拿多少,不减价,不挑剔。但是在这样一个物欲横飞,商品竞争极度残酷恶劣的时代,如此罕见的家伙恐怕都已绝迹了。即便再不懂得内幕的人,也是会茫然无知地将定价去掉一些,虽然仍不免被砸,但心里面总还是存有一丝快慰与舒畅的。

  母亲是极为了解内幕的,所以跟她老人家溜达是会省下不少不必要的花销的,毕竟曾几何时干过活计的。记得最为清楚的一件事:给父亲买的衬衣衬裤有了着落,样式也蛮好看的,肥瘦适宜,但总觉得要价挺贵,母亲便一直絮叨,弄得我在一旁左顾右盼,宁为找些游手好闲的无聊举动,也是要比学习技术来得心安理得。无法,毫无可为,只有继续忍受着母亲的絮叨与服务人员的大失所望,最后,减到了五十块钱。母亲还嫌贵,竟然抛出一个很奇特的怪招,“我是诚心实意要买。要不这样,四十五块钱,我拿两套,换着穿。”

  结果很明显,服务人员无动于衷,仍卖五十块钱,也不再与母亲墨迹了。结果,母亲还是买了,当掏钱的时候仍在喃喃自语,数落着衣裤。向别处缓步前行时,母亲扭头掷出一句,“沈阳上货四十五块,我寻思买两套,不也挺好的嘛。”

  顿时,老姨便埋怨起来,“哎哟,我的大姐,你可真是够黑的。上货四十五,你五十块钱买的还耿耿于怀,也不让人家挣点儿啊。”

  母亲听完妹妹的话,嫣然一笑,并道:“我这不也是为了省钱嘛。再说了,他们是成件批的,应该比四十五块还要便宜些。”

  听了这话,我急忙于表弟讲,“真黑啊,四十五上货,非要九十块钱买两套,一分也不让人家赚,并且算上还省路费了呵。”

  表弟只是嘿嘿地笑,并不言语。

  我又说:“不过,跟老太太(我对母亲的笑称)出来也好,不花冤枉钱。”

  对此,我总算对自己有了一层新的见解,至少在这方面,我是永远不行了,既不喜好,又不能固执烦琐,所以以后只有被人高兴地尊敬为“冤大头”了。

  前面讲的并非主题,因为在这五个人中间,只有我是在商场里大呼小叫的,并言语中尽然实情。当他们一同看貂皮大衣的时候,服务人员本来还算热情,但我的一句实话却彻底打消了她的念头。

  “我说,你(母亲)就别再看了,有什么用啊,也买不起。”

  但母亲还是看了,而且啧啧称赞材料样式等等。

  我又言,“还是得了吧,我们五个人加在一起也没有两千块钱啊,还扯啥呀。”

  直到此刻,我才发现了产品价格标签,上面的数字很吉利——一九九八。可是光有吉利数字是穿不起貂皮大衣的,母亲穿着衣服(竟然还试验一下),很是满意,可能是一般人家穿不起貂皮大衣所致。这一点让我感觉很痛心,但也确实没什么办法。

  谁曾想,母亲在高兴之余讲了句,“不行,感觉有些瘦。”索性脱掉,换上来时的衣服,竟弄得服务人员哭笑不得。

  我有时还真就是奇了怪了,当自己没有能力与实力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又为什么眼热到试穿一次?那样是否可以给予自己幸福?我不清楚,也许在面子上是愿意充当胖子的。至于试穿一次反而会叫自己更为难受,因为以后也许会天天想念那件很是合身的貂皮大衣。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