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每次找野花,我都去偷窥。

发布时间:2020-06-26 05:21:35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男友每次找野花,我都去偷窥。

  插画师|柠檬夏天

  01

  夕阳一点点从云层的边角袒露出来,隔着玻璃照在林白露的脸上,手边的咖啡已经凉了,带着一丝苦涩,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

  半个小时之前,有人告诉她在这家咖啡馆看见了季淳,她什么也没问,就匆忙跑了过来,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

  消失了三天的季淳,此刻和一个女孩一起吃简餐,两人太过于专注,以至于林白露来了很久,他都没有注意到,只顾着和女孩说话。

  林白露望着季淳的眼睛,那双眼睛里仿佛有流动的星河,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光辉。

  此刻,他有多喜悦,她就有多伤心。

  02

  林白露和季淳相识于一场地震。

  两人都在成都旅行,住在偏僻的小镇客栈,地震不大,却吓得她腿脚发软,被人挤倒在楼梯上,她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四川了。

  就在人们从她身边仓皇而过的时候,一双手伸了过来,还不等她看清来人,就被拉了起来,飞快地跑下楼去。

  等下楼的时候,地震已经结束了,她才终于看清身边的人。

  月光下,他弓着腰喘气神色紧张地问她没有受伤,她抬起头看着他,他有一双清亮赤诚的眼睛,里面倒映着微微的灯火。

  那一刻,他们之间像是被隔绝在一小方天地里,一切嘈杂恐慌都消散了,只剩下她和他。

  地震结束后,大家回到客栈,林白露主动跟他要了微信,说要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因为害怕余震,她没再敢睡,两人用手机聊到天亮,第二天离开客栈前还一起吃了饭,之后就告辞了。

  但他们的联系没有中断,回到上海之后,林白露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季淳的微信问候。

  一来二去,就成了彼此微信里的活跃人群,一天不说话都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

  林白露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心意,也把那次客栈的事件归为缘分,于是在微信上聊了两个月后,他们恋爱了。

  谁也没有表白,就那样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不久后季淳就辞职从合肥来了上海,林白露很是感动,当晚就让他住进了自己的一居室。

  同居后,日子顺风顺水,柴米油盐里有点新婚小夫妻的意思,林白露在他身上,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安稳。

  很快季淳找了份工作,但距离有些远,每天她都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开车绕路送他到公司之后才去上班。

  林白露是个名校海归,在国外镀了层金回来之后身价倍涨,她在闵行区分期买了一套60平的小房子和一辆代步车。

  而季淳普通学历,找到最好的工作也不过是一个公司的普通职员,一个月几千块的薪水,不到林白露的三分之一。

  因为眼界和工作接触的关系,两人也时常谈不到一起,经常说着说着就沉默了。

  这些问题最初都不是问题,但时日一久,这些问题就被放大了。

  只不过林白露并没放在心上,她只想着,季淳救过她,又为了她背井离乡,他看上去也算老实可靠,没什么是不能调解的。

  她不再看浪漫的文艺爱情片,陪他看动作片,尽量改掉经常夹杂英语的习惯,连吃饭也迁就他,放弃习惯多年的清淡口味,皱着眉一边喝白开水一边吃飘着红油的火锅。

  有一次,甚至吃到拉肚子去看医生。

  闺蜜小臻说,“你何苦这样为难自己,这还是爱情吗?”

  林白露则说:“你不懂,为了爱情我愿意牺牲一些自我。”

  小臻笑她傻,爱情让女人智商为零,她也只是笑笑,还说能找到一个让自己心甘情愿的人,也是一种幸福。

  03

  林白露跟季淳在一起半年之后,父亲忽然查出肝癌。

  林白露把家里的钥匙交给季淳,自己匆匆赶回了杭州,父亲的手术和治疗费花光了她卡里所有的积蓄,回来时瘦了一大圈。

  她一进门就歪进季淳的怀里,季淳给她煲了汤补身子,虽然咸得要命,她也喝得开心。

  她大概就是在那一刻,想要嫁给季淳的,尽管他还什么都没有,尽管他有许多缺点,尽管他们没有共同的精神世界,但她还是想要嫁给他。

  她终究是个姑娘,出于矜持只能暗示季淳,比如看到别人的婚纱照会特意转发给他,看到小朋友,会装作不经意地问他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但是对于这些暗示,季淳都毫无反应。

  他还是那么好,会给林白露洗内衣,会在她下班前做好饭,像一个十全十美的男友,但林白露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可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上来。

  林白露有些着急了,她连矜持也不要了,直接摆上台面地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季淳有些发懵,愣了愣才说;“想结的时候就结吧。”

  林白露的心一沉,有些怅然,这个答案一点意义也没有,意思是不想结婚就一直不结婚?

  其实,她也是真的非要结婚不可,只是觉得失落。

  一个女孩子决定要嫁给他了,他却还没有想要娶她的准备,这多少让人有些沮丧。

  这件事在她心里打了一个结,闺蜜小臻说,“会不会他根本就不想结婚?”

  林白露连连摇头,“不会,男人嘛,总是想多玩几年的。”

  这话她自己都觉得牵强,可还是会替他找借口,结婚的念想一点点被时间抹杀。

  她想就等着吧,等他要娶她的那天,反正总会等到的。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等来的会是这样的结局。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和别的女孩亲昵地吃饭,期间他还帮女孩整理了刘海。

  林白露没察觉到自己握紧的双手已经攥破了皮,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

  其实,从一个月前,她就感觉到季淳变心了。

  三天前,季淳忽然说要去外地出差几天,她当时忙着一个方案也没多问,事后才想起,他那份工作怎么会需要出差呢?

  她打电话过去,提示他关机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愣住了,接着她等来了三天的失联,跑去他公司,同事竟然说他辞职了。

  她急得差点报警时,忽然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看见他在咖啡馆。

  其实,在来之前她就预料到了,但亲眼看见他和别的女人那样亲昵,还是绷不住的泪流满面。

  过去了四十分钟,季淳完全没有发现她的存在,跟女孩说笑,期间还喂她吃了一块蛋糕。

  林白露的眼泪已经流干了,静静地看着他们,好久才起身拎着包走了。

  她不想成为自己最看不起的那种人,当街跟第三者厮打成为路人的笑谈,无论是劈腿还是出轨,都是男人的责任最大。

  04

  林白露在微信里编辑了一条分手信息,犹豫了好久都没有发送,季淳的短信倒是先发了过来。

  “对不起,白露,不如我们分手吧。”

  她呆呆地看着那行字,眼泪落得无声无息,回了一个字:“好。”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季淳打电话过来约她见面。

  她换了最漂亮的裙子,精心化了妆在家里等他,她望着鞋柜上还放着他的拖鞋,无比心酸却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季淳很快赶回来,倒也坦荡地交代了他这几天其实不是去出差,而是逃避她,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分手这件事。

  “那为什么还是要说?”她问。

  “因为我没那么喜欢你。无论是当初在成都救你的时候,还是来上海的时候。”

  季淳说:“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不能再欺骗你,也不能再欺骗我自己,我对你真的没有爱情。”

  林白露冷哼一声,脑海里闪过咖啡馆里那个女孩的脸来,苦涩一点点从嘴角蔓延到心底,话说到这个份上,其实已经没什么可说了。

  她把鞋柜上那双拖鞋装进行李箱,全部推到他身边,季淳愣了愣,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洒脱,不禁好奇地问她,“你是不是,也早就不爱我了?”

  林白露狡黠地笑了笑说:“是啊,我早就不爱你了。”

  季淳像是负罪感减轻似的松了口气,没看见林白露眼里的伤心欲绝。

  季淳提着他的行李走了,连头都没有回,林白露在门口发了很久的呆,眼泪早已经流成海,却没发出一丁点声音。

  那天之后,林白露把季淳的痕迹全部清除,换了床单和窗帘,开始了新的生活。

  但是出于某种说不上来的好奇,她开始常去那家咖啡馆,没想到又碰见了季淳和那个女孩。

  他们像所有热恋的情侣一样,做所有甜蜜浪漫的举动,那些她和季淳都没有做过。

  咖啡馆很大,而且昏暗,季淳从来都没有发现过她。

  林白露越发大胆地“偷窥”,甚至开始乔装打扮,从咖啡馆到酒店,她都忍不住去跟踪。

  不久后,她正跟着他们来酒店时,忽然冲出来几个警察将她包围,随后季淳和他女友就从酒店里出来了,当警察摘掉她的帽子时,季淳忽然就愣住了。

  他女友毫不知情,还一直跟警察描述她是如何跟踪他们的。

  原来,她早就被人发现了,当成了跟踪狂,女孩悄悄报了警。

  林白露被带去了警察局,她一直不肯说话,最后是季淳来保释她,并跟警察说明了他们的关系,她才被放了出来。

  他又一次救了她,但这一次她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有的只是绝望。

  她生平第一次那样毫无尊严,在警察局门口嚎啕大哭,季淳去扶她,她把他推开,像个疯子。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因为你从一开始就认定了我要爱你,这让我压力很大。”季淳说:

  “来上海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们不合适,我只是来工作,你说可以磨合,期间我说过那么多次分手,你都假装不知道,第二天依然对我温柔地笑,没办法我只能逃走。

  我也试过去爱你,但是我做不到。还有,你爱的不是我,而是那个在成都救你的‘英雄’!”

  季淳也有些激动,说到最后,他说:“白露,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抽泣的林白露听到这一句,忽然抬起头看他,只见他一如当时在成都救她时那样,眼睛清亮赤诚,但是却没有她一丝影子。

  她像是忽然间明白似的止住了哭泣,起身行尸走肉般地走向路边,季淳不放心她,说要送她回去,她也拒绝了。

  从今以后,她都不再需要他了。

  她终于恢复成那个清冷自持的林白露,但她知道自己的心里已经破了一个大洞。

  她招来一辆出租车,再也没有回头看季淳,绝尘而去。

  后来,她去看了心理医生,心里那个洞也渐渐愈合。

  医生说,爱情只在她的心里发生了化学反应,她自动把那场很普通的相遇美化成了英雄救美的爱情故事,自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林白露木讷地从心理诊所出来,望着蓝天白云想起季淳,终于不再难过了。

  End

  昨天错过故事的宝宝戳这里:乡下婆婆隐藏身份,背着老公拼命宠我。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