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员节,教育梦何时走向真理?WMI661-8585

发布时间:2020-03-30 00:33:46 编辑:玉女美文网
教员节,教育梦何时走向真理?

  我始终坚持认为,每一个孩子,都拥有他独有的天赋。这种天赋如果在正直、追逐真理的教育体系中被合理教化,那么这个社会将会减少不少癖性毕露的社会不安定分子,这个社会应当出现不少具有独特头脑与非凡能力的人才。我们的社会从来不缺少游手好闲的闲人,但社会唯独缺少了真正有用的人才,这个弊端的显露应当不单纯是老师与学生们之间的矛盾体现,而应当拨开迷雾去看政治的走向与教育体系的弊端。笔者作为一个平民的角度,无法质疑政治走向,我所能谈及的无非是教育体系的弊端,所以笔者写这篇文字,有意为老师们叫下屈,为学生们喊下苦,别无他意。

  都说孔夫子把中国社会弄得乌烟瘴气,这绝对冤枉这位夫子了,孔夫子既然能倡导有教无类,那么他的初衷即便是维护贵族的,但也绝对没有想要愚民的思想,当然你要一直抓住独尊儒术的观点不放那就没辩论的意义了。我所认为的先秦文学才算得上真儒,所以我们不能因为国家破灭或教育腐败就一味的去指责当时的空子,或直逼当下的教师。至少我们还能看见袁先生,虽然现在被封杀的不见踪影了,但我们至少还可以知道,在当下社会环境中,老师们并非全然没有良知与道德的!至少我所接触的老师当中,愿意不用鄙夷的眼光去看待我这个没有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也正是在为这个国度的教育嗟乎感叹。我明白这些老师们眼光中闪烁着的光芒和对现实生活的黯然。当知识不再独立自主,那么从那刻开始,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去质疑老师是如何教导学生的,我们只能叹气说:我们的孩子们被坑了。可是你还能说别的什么吗?

  每当与昔日的老师们相遇,谈到当下教育问题时,他们无一不是黯然道:“现在的教育现状就是全才、以分论人,高考定终生,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等待改变了。”可是改变究竟是等来的呢还是争取而来的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我现在就读的学校中,有一位是高中教师,她对我讲述了她当时带的一届高三生,用兴趣的教学方式去做实验,当时的学生无一不是支持她的,但最终她还是被迫放弃了。因为这种教学方式只能让这些孩子们成为牺牲品,我们能说这位老师的做法错了?当然,我绝对相信会有不少的专家、教授、甚至家长们去批判这位老师,因为她不按规矩出牌,教出来的学生还不得自废前程?但这位老师是值得我去敬佩的,至少她敢于去做,虽然没有成功,但至少她努力过。有不少人羡慕、赞叹袁先生的学生们是幸运的,可是这样被羡慕与赞叹的对象太少了,我们的新一代究竟是一成不变、千篇一律的好呢?还是天马行空、特立独行的好呢?其实谁都明白,只是大家都习惯了罢了。

  所以我是比较幸运的,至少我在放弃高中后,遇到了不少对当下教育走自己教育方式的老师,他们敢于运用学生的长处,敢于去鼓舞学生做自己喜欢的正经的事,甚至老校长不惜以学校资源及资金去资源一位学生去做他心中的梦,虽然这个学生失败了,但能够遇到这些老师、校长难道不是一件更值得珍重的记忆吗?而我尤为钦佩的是,在我的课堂上,有一位老师竟然敢于将社会万象用自己的人生经验转化为浅而易懂的俗话去传授给学生,让学生们彻底颠覆了先前所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的观念,虽然看起来是残忍的,对上年纪尚幼的我们,一下子去接受自己先前的观念基本上全错的观点是难以接受的,但事实证明,若不是他这样勇敢的教育方式,我相信我们整个班停留在幼稚观念上的人比比皆是,现在看着班里同学们都具有独立的对社会的思考方式,自然是一种绝对的幸运了!

  学生们为何敢于去触犯老师的尊严?可曾想过,一群面对枯燥书本的学生们,反对强硬的填鸭式教育,用顽劣的手段去反抗是学生们一代不如一代吗?人类社会的进步,必定要出新代陈的,如若教育模式是将人的创新精神彻底抹杀,那么反抗倒算得上有理了。现在的老师们真的认为一旦师生之间出了问题一定是学生们的问题吗?我估摸任何事物的变异都有它变异的道理,尊师重道的观念从来没有远离当下的学生,只是当下的教育让学生们不懂得为何要去尊师重道!不过可悲的是,反抗者毕竟是少数的,太多的人观念在于拿命去学习,务必考上一个好大学,这样才能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其实就这大部分人,真正在专制、全才的教育模式下走出来后,他们脑子中的道会有多少呢?他们脑子中的真理会有多少呢?最终不难看出这类人,或平淡一生,或谋求暴利。有知识的流氓毕竟会比无知的流氓对这个社会的危害大的多。所以,如果教师的义务仅仅是将书本复读给学生,而不是将思想传授给学生,那么全才式教育只能证明这群学生们的青春在白白断送着。

  药家鑫同学被同情了,一群人在质疑法律,为何如此残酷?为何要对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如此极刑?他不过是会弹钢琴,惯性激情杀人。如果说承认他学习很好,那么我没有意见,如若谈论他品学兼优,那么笔者倒是绝对保持质疑的。品字如何看待?紧紧是在学校里面见了领导、老师弯下腰说声领导好?老师好?那么这个品的要求也过于低了,如果这个品说的是一个学生的社会责任感与独立的人文思想,那么药家鑫真的够得上这个品字吗?我们现行的素质教育,真的是孔夫子所言的有教无类吗?我看不然,具体的为何不然,我想当下的老师们都会明白,心知肚明。当然,律师的理如果是真的,那法官真该去下岗回家睡觉了,事实究竟是可以拆穿谎言的。那么我们的现实教育呢?什么时候可以拆穿谎言,还原一个真实、真理的教育呢?估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可是我们前几代人真的为此而努力了吗?我估摸都顾着赚钱了,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于是我在想,季羡林先生的故居被盗,还有当下无数有良知的教授、老师备受排挤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教育的没落呢?现在想想,一个没有独立学术,没有独立教育权利的教育真的无法称之为教育,只能称之为教育的变异,这个变异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的话,估摸愚民这两个字最能相得益彰!据说,当年的军阀头头见了教授都得俯首鞠躬,而今是教授们见了官员们哈腰点头,不是有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若不是黑白颠倒,又何称芸芸众生呢?可是芸芸众生为何要放纵黑白颠倒呢?这就不是笔者所能阐述的范围之内了,至少现在笔者还没有这个能力。连宗教在这块土地上都要卑躬屈膝,那么还有什么不是卑躬屈膝的呢?

  又是一年教师节,我想歌颂声应该稍稍减少些了,歌颂是一种爱,同时反思也是一种爱,如果我们想要面对现实,而不是活在梦幻中的话!所以教师节中,老师们在享受一年辛勤而得到的奖彰时,我们的执政者们可否能给他们一个心安的教师节呢?可否为我们中国的下一代真正的成就少年强,中国强而去改变下教育模式呢?最后在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笔者不禁想问疑问:教师节,教育梦何时走向真理?

  2011-9-1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