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的断想FZS341-3601

发布时间:2020-04-20 08:03:19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老的断想

  一个人慢慢老去,老到无法灵活地走路,老到无法自如地挺腰,老到满脸沟壑、视力模糊,老到牙齿掉光、头发全白。人生,再也没有力气往上攀了,只会不断地向泥土靠近,直到有一天,不管甘不甘心,都被埋进泥土里。

  爷爷95岁,他的肠病已经患了好多年,越老越严重,每年都要去医院住一段时间。对于病痛,爷爷早已习惯,他是珍惜生命的,每次身体不适都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平时饮食也十分注意。95岁,爷爷并不嫌长,也不嫌累。十几年前,爷爷已经叫人画了自画像,便于后代在他离世后供在祖屋的神阁上,他把死看得很平常。

  92岁的奶奶,没有力气走远路,最多在老屋旁的菜园里摘摘菜。奶奶顽强得有点惊人。三年前,查出她患了膀胱癌,医生建议不做手术,亲人们也不想她受手术之苦,没有人告诉她是癌症。三年来,她并没有痛苦的表现,家人都认为她的胱膀癌不治而愈了。奶奶热爱这个大家庭,她努力地活着,就是想多陪陪儿孙们。奶奶至今头脑聪颖,说起人情世故及经济,都头头是道,使人佩服。

  我一直觉得,奶奶只是身体老了,她的内心从没老去,我总能在她的语言里听出坚强、积极。奶奶的菜园季季有新果新菜,红萝卜、香蕉、枸杞、小白菜、香菜、包菜,还有生生不息的野菊花。奶奶每次置身在菜园里,瓜菜们就把活力和生机注入她的生命里。

  院子的杂物房里,放着几个瓦缸,瓦缸里装着半缸沙,奶奶把吃不完送不完的粉葛、大薯和红薯藏在沙子里,待儿孙来时有物可取。奶奶努力地把食物保存好,是一种爱的方式,爱得如此深沉,长情。每次吃奶奶种的东西,都觉得奶奶的爱融进我的生命里。

  6月底回乡,爷爷刚从医院回来,父亲和叔叔把爷爷扶到沙发上,他驮着背坐在沙发上,皱巴巴的手按着沙发撑着身体,微微喘着气,眼睛深陷,颧骨突显,看上去又老了一些。三姑买了瘦肉,在给爷爷炖汤。爷爷说,你们都去工作吧,我自己能做饭。

  爷爷觉得,能照顾好自己就是对孩子们最大的爱。每天,他除了坐在沙发上听故事和躺在床上睡觉,就是慢悠悠地为自己煮好吃的食物,然后慢悠悠地咀嚼食物。

  如果下午去看爷爷,爷爷一定在睡觉。卧室里,爷爷静静地躺在一张旧木床上,陈旧的蚊帐包围着他。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蚊帐上,通过蚊帐的小孔,照着爷爷的身体。阳光,就是爷爷最贴身的保镖吧,此时任谁来了,也劫不走爷爷,死神来了也无计可施呢,不然,爷爷怎么可以睡得那么安祥?我叫他,他应一声,然后继续睡。我给他钱,他就把手伸出蚊帐,接过钱,塞在枕头底下,继续睡。对于爷爷来说,煮饭和睡觉都是极大的享受,从不受外界影响。

  老屋的院子里有一棵杨桃树和一棵黄皮树。黄皮树种了两年,高高的,瘦瘦的。今年夏天,长了很多黄皮,来年会长出更多枝叶和黄皮果。杨桃树种了十几年,越长越大,树枝压住了房顶,父亲去年把大部分枝条砍断了,只留下主干,让它慢慢地重长枝叶。把树根留住,施肥淋水,树还会长出繁茂的枝叶。而老去的人无法重新长出平滑的肌肤、坚固的牙齿、油亮亮的黑发。对于人来说,长命已是一种大幸。年轻时茂盛过、奋勇过就好,老来是宝还是草,其实不太重要,纵然腰缠万贯,满墙奖状,离世时也是赤条条地走。一个老人,最想争取的不过是与子女在人间共处的光阴。

  乡村里村舍寂静,年青人一个个地离开村庄,老人们一个个地死去,老邻居六婆不知哪天去世了,我回去的时候,她家的大门紧琐,门环已生锈,阳台上的植物已干枯。人不在了,房屋就失去温度,回乡的意义也没那么大了。许多老人在一间屋里住了一辈子,他们舍不得房屋空下来,所以拖着命,赖着屋。

  当你回家了,有一个爸可喊,有一个妈可牵,是大多数老人努力活下去的理由。

  生命需要一种寄托,这是一个老爷爷告诉我的。两年前,常在早上十点左右,看见一个老人陪着一只大狗,慢慢地在我的店门前走过。偶尔,他们会坐在店外的藤椅上跟我聊天。老爷爷已年过8旬,大狗也老态龙钟,他们每走几步,就要站着或坐下来歇一会。

  我说:“老爷爷,你们走路好累吧!”

  老爷爷说:“是啊,我和狗都老了,趁我们还有点力气,多出来透透气,狗跟了我好多年,不能浪费他的生命啊。”

  我说:“这种狗的寿命一般是多少年呢?”

  “这种狗一般活八年,现在已经是第八年了,它还没有走,我不敢走啊,我走了就没人照顾它了。”老爷爷一边说一边深情地望着狗。大狗蹲在老爷爷脚旁,伸着舌头,眼睛疲惫地望着公路,老爷爷伸手抚摸大狗的毛,手有点抖,大狗扭着头望着老爷爷,眼里的深情如汪洋大海。那一刻,我知道,他们是彼此生命的寄托。

  老人站起来,对着大狗说:“走吧,我们回家了。”

  他们一起走向人生的终点。晨光照着老人和狗,他们的影子紧紧地幸福地贴在尘世的路上。

  秋天又来了,一场雨刚刚停下,万物滋润,空气微凉,我的生命仿佛饱满起来,走起路来精神抖擞。落了芒果的树,叶子依然葱郁,鸟儿的叫声有点迷人。我忘了自己的年龄,像少女一样哼着歌儿。我知道,只有心境年轻的人才会懂得事物的新颖,才会不惧怕季节的更替和生命的轮回。

  我们一代又一代地老去,父母跟着爷爷奶奶老去,我跟着父母老去。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老去,但我相信一点,所有老去的人都对爱着的人和事物恋恋不舍,除非心里没有爱或是所爱已死。

  在无法挽留的岁月里,愿情真一些,愿爱深一些,愿美好的事物多一些。如此,人们一定会努力地活下去。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