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再次相遇,许你一世繁华WKQ115-6294

发布时间:2020-03-25 20:00:17 编辑:玉女美文网
愿再次相遇,许你一世繁华 我们似乎总处在两极,一旦靠近,便会渐行渐远。  你总是那样,淡的透明,却又深的彻底。  安阳看着边陲的夕阳静静地诉说着。  她自己都忘了这是第几次独自出来旅行了。  垂着头,安阳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就地坐了下来,脏了裤子也没有知觉,她只是噙着一丝不达眼底的笑,呆望着眼前的沙滩。  安阳的眼神慢慢地变得越来越空洞,她在等一个电话,可是这个人却还没有打来。  不远处有个小男孩拉着他身旁的妇女问道:“妈妈,那个姐姐怎么哭了呀?你不是说这里叫欢乐谷吗?”  安阳皱了皱眉,诧异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才发现那个小孩口中的姐姐说的就是自己,安阳转过头去硬扯出一个笑脸对那小男孩笑了笑。  安阳也是在对自己笑,笑自己太傻,等着一段难以预知的感情。  “我走在街上听着歌,眼眶还是红的……”电话铃声就这么突兀的响起来了,安阳睁大眼睛看着来电显示,突然就笑了起来,她开心的在那里来回转了好几个圈,这才心满意足的接通了电话。  “死安阳,你又跑哪去了,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呀,你个坏蛋,课也不上了,一声不吭就走了,……”电话那头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安阳只是紧紧的握着电话,听那边的人发脾气,安阳一点也不恼,反而笑了,笑意蔓延到了眉梢。  听着那边的抽气声慢慢地平息了,安阳才缓缓的说到,“画诺,其实你一开始就知道的,对不对?其实你一直都在逃避这样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对不对?”说完这句话后,安阳不安的来回走着,静静的等着那边的回答。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许久没有说话,安阳扯了扯嘴角,不敢再说什么,她在想或许一直就是自己的自作多情,或许画诺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画诺只不过习惯了有个安阳宠着她而已。  安阳自嘲的笑了笑,准备挂掉电话,那边突然说话了,她说,“安阳,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我,很喜欢很喜欢,或许你已经爱上我了,所以我一直很纠结,我该用怎样的姿态面对你,昨天,我回到宿舍后,发现你不见了,行李也通通不见了,我的心突然很痛,我知道你在逼我做决定,你在逼我去跨过那一道槛,我从不敢面对自己对你的感情,所以常常对你若即若离。我总认为一个女子怎能爱上另一个女子呢,所以我也会惶恐不安,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离开,可是我没想到你会离开的这么快。安阳,我爱你!因为同是女子,所以我一直在退缩,我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和不善的言辞。”  听完画诺的话,安阳突然觉得自己太任性了,为什么从没替画诺想想呢,收了收眼泪,安阳笑着说,“傻瓜,为什么这些从来都不跟我说,通通自己一个人承受呢,记得乖乖在学校等我,我现在就回去,笨蛋诺,同/性/恋又怎么会被瞧不起呢,我们都有爱的权利啊,不许再逃避和退缩了!”  电话那头应了声好,安阳便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回城的列车。  安阳很开心,因为一切都释然了,再也不用藏的那么辛苦了,再也不用看着画诺的背影发呆了。  看着校门口翘首以盼的画诺,安阳兴奋的挥了挥手,她的眼里此时只看到一个画诺,就连被飞速驶来的汽车撞开十来米远都没有喊痛,只是微笑的看着画诺向她走来,然后倒在了画诺的怀里。  当安阳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双脚都被打了厚厚的石膏,她问医生,是不是以后都不能走路了,医生没有说话,只是让她好好休息。  看着如此沉重的病房,安阳彻底绝望了,她在想她这次真的要离开画诺了,然而,安阳哭了,哭的很绝望。  护士看了看安阳,安慰着说,“小妹妹,或许国外能治好你的腿,你跟家人商量一下吧。”  看着护士的笑脸,安阳终于有了一丝希望了,安阳走了,她想最多两年她就能完好无损的来见画诺了。  安阳走之前并没有通知画诺,只是往学校里记了一封信,她说,画诺,记得等我两年。  然而,比预期的晚了一年,安阳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后了,画诺早就毕业了,望着空无一人的校园,安阳呆呆的坐了下来,碎念着,画诺,我回来了,你不在了么?  看着地上突兀出来的泪滴,安阳不自觉的摸了摸脸,可是发现自己并没有哭,安阳迷惑的抬起了头,突然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人,她只是一个劲的说,“画诺,对不起,我来晚了,谢谢你还在等我。”  画诺别了别脸,“对不起,安阳,我已经结婚了,我只是想看看你回来了没有。”  安阳突然沉默了,咽哽道,“为什么?就因为我迟到了吗?”  画诺突然就哭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从你走后,我便退学了,我好不容易劝动父母答应我等你两年,若两年后你回来了,我便能与你相守,若你失约,我便要嫁与他人。可是两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回来,我说再等几天吧,于是我天天来这里等你,可你还是没来,我只能遵守当初的约定,嫁与他人。”  画诺凄惨的笑了笑,“现在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可是却已经物是人非了。”  画诺离开的背影那么落寞,也折射出了安阳的悲凉。  画诺走后,安阳的眼泪散落了满地,只是画诺已经看不见了。  看着画诺渐行渐远的身影,安阳第一次点燃了烟,她轻轻说道,“落水年华几许,我不知道能有几个可以翻来覆去思念的人,但我知道,你画诺永远都是其中之一。”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