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倾诉:怀孕后,老公和大姑姐都逼我打掉孩子(下)ZHG825-10057

发布时间:2020-04-06 02:28:57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继母倾诉:怀孕后,老公和大姑姐都逼我打掉孩子(下)

  休闲时光

  AFTERNOON

  整理:鱼翘

  错过上集部分,请先阅读《继母倾诉:怀孕后,老公和大姑姐都逼我打掉孩子》

  1

  许东林疑似出.轨,我打电话问周蓓蓓该怎么办。

  周蓓蓓那火爆脾气立即被点着了,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怒怼:“好他个许东林,吃着碗里的霸着锅里的,他就是欠收拾!就他这种男人,你还心心念念给他生孩子?”

  我被说得有些无地自容。

  我底气不足地说:“这个孩子我是一定要生的,为我自己生。”

  周蓓蓓瞪我一眼:“你也就这点出息!”

  她问我,要不要找人去收拾那小狐狸精一顿,我犹豫不决。

  如果许东林只是精神开小差,还没有走到肉体那一步,我这么一闹,只怕要将他推得更远。

  可是任由这个苗头这样发展下去,也落不着好。

  我越想越恼,明明不干不净的是他,为什么为难的却是我?

  周末,我给周蓓蓓电话,跟她说我通过手机定位,看到许东林去了市郊的农家乐。

  周蓓蓓很快赶过来,我们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直奔农家乐。

  车子一路七弯八拐驶离了市区,春光明媚,可我却没有欣赏的心思。

  我有一种出征的悲壮感,如果撕逼起来,我的婚姻该何去何从?

  我们一路跟去农家乐,果然发现许东林跟一个小姑娘过于亲密,态度暧昧。

  周蓓蓓有几次忍不住要冲过去收拾许东林,都被我死死拽住了。

  我不想将两个人的事摊到公开场合来处理,我丢不起那个人。

  可许东林却丝毫没有为人夫的自觉,他那双眼珠子就像被强力胶粘在小姑娘身上一样,一刻都舍不得挪开。

  我看得快要吐血,在许东林的手臂悄悄爬向小姑娘苗条的腰肢时,我再也忍不下去,冲过去朝着许东林大吼一声:“许东林,你干嘛呢?”

  2

  许东林被我吓了一大跳,一脸心虚地看着我。那姑娘见势不妙,立即溜了。

  我们几个人找了一块偏僻的树荫处坐下,许东林率先发作了,他瞪着我喝道:“你又发什么神经?竟然跟踪我?”

  我还没出声,周蓓蓓已经气得连声骂他不检点。

  许东林脸色有些狼狈,反口怼她多管闲事。

  他坚称这是他们公司的集体春游,他行的端站得正,没什么好解释的。

  我质问他,每天接送小姑娘上下班是怎么回事?

  他不耐烦地说:“你懂什么?同事之间互相帮忙不是很正常的吗?你看看你自己,胖得变了形,一脸痘痘大象腿,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现在更牛逼了,揪着没影的事儿闹,无事生非,烦不烦!”

  他嫌恶的语气就像锋利的刀子,狠狠地刮在我的心口。

  我气得直哆嗦,难道我想变成这样吗?我是因为怀孕,激素影响才变成这样的啊!

  他看我一眼,冷漠地说:“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你赶紧回去,别留在这儿丢人现眼。”

  周蓓蓓率先忍不住,一把揪住他的胳膊凶狠地说:“说清楚才能走!你跟那女人什么关系?何瑜怀着你的孩子,你却在外面搞三搞四,你怎么对得起她?”

  许东林气急:“我劝你少管闲事!正主还没说话呢,你急什么?”

  周蓓蓓被堵得哑口无言。她扭头看着我,气急地说:“何瑜,你倒是说话啊!”

  我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是啊,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周蓓蓓的脸色顿时煞白,许东林也露出一副见鬼的表情。

  微风吹过,空气里除了焦香的烤肉味,就只剩下尴尬的沉默。

  我盯着许东林和周蓓蓓问:“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在我和许东林结婚之前,还是之后?”

  周蓓蓓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许东林脸色难堪,眼神闪烁。

  我看着周蓓蓓冷笑:“原来勾.引我老公的人是你,贼喊抓贼,真够不要脸的!”

  周蓓蓓脸色涨红,额角青筋噗噗抽动。

  3

  我看着这一幕,只觉得不可思议。

  我记得很清楚,许东林车里那缕香气是阿根廷红玫瑰香味,但平日她身上的香水味都是紫罗兰味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她。

  刚才她接到我的电话,很快就赶过来。

  她身上穿着一套性感的碎花连衣裙,那衣裙上就有淡淡的玫瑰香气,奔放热烈。跟她平日里用的紫罗兰香水不一样。

  我们刚会面时,我闻到那香气,心猛地一跳。

  一路上,我仔细观察周蓓蓓的坐姿,发现她坐车时喜欢往后仰靠,右脚尖蹬着前面座位的后挡板。

  而许东林的副驾位置,右下角四十五度处,也有一个淡淡的鞋印。

  她用玫瑰味香水,身高比我的略矮,坐车喜欢蹬脚,种种巧合,由不得我不多想。

  刚才,我不过是诈一诈她。原本我还抱着一丝希望,心里盼着是自己推断错了。

  可周蓓蓓的表情,无疑是不打自招。

  大约是我打电话催得急,她迫不及待赶过来,一时疏忽,忘记了换衣服和换香水。

  事情败露,周蓓蓓恼羞成怒,索性扯破了脸皮,尖声喊道:“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再费心瞒你。我和许东林才是一对儿,何瑜,你成全我们吧。”

  我这才知道,许东林竟然是周蓓蓓的初恋情人!

  我难以接受,既然他们是真爱,当初许东林跟前妻离婚时,他们为什么不在一起?

  周蓓蓓既然爱许东林,想要跟他再续前缘,为什么又要将许东林介绍给我?等我嫁过来后又要缠夹不清?

  4

  我心力交瘁,老公孕期出.轨,出.轨的对象还是我的闺蜜。

  这种事搁哪个女人身上,都不可能心平气和。

  我气怒交加,想要离婚。但许东林苦苦哀求,说什么都不答应。

  他赌咒发誓说,他和周蓓蓓早已是过去式,是周蓓蓓一直不甘心,纠缠着他不放。

  他抚着我隆起的肚子说:“何瑜,这里有我们共同的孩子,难道你非得要拆散我们这个家吗?非得要让孩子一出生就没了父亲吗?”

  我的心里乱糟糟的。建立一个家庭不容易,遇到这种事,有几个人能做到快刀斩乱麻呢?

  我觉得自己还需要再想想,可周蓓蓓却不愿意再给我时间,她约我出去摊牌。

  在咖啡厅里,周蓓蓓开门见山地跟我说,掉在许东林车里的那片姨妈巾,是她故意留下来的。

  我呆住了。我想到自己当初还傻乎乎地跟她诉苦,让她帮我出主意,我就觉得可笑。

  我问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冷笑:“许东林答应弄到你的钱就会离婚娶我,可这都过了一年多了,他还死活不肯离婚,扭头又跟那个小前台玩暧昧。我自然得给你留点线索,让你好好收拾他。”

  我很快就捋清了前因后果。

  当初,我的前夫因为一场意外在工地去世,建筑方和意外保险共赔偿了一百多万。

  我用这笔钱买了两套小户型房子,没过多久就赶上房价疯狂上涨。

  刚巧那阵子市政规划,两套房子所在位置被划入新开发区,我一下子就身价暴涨。

  这事我只跟我的母亲和周蓓蓓说过。

  没过多久,周蓓蓓将她的朋友许东林介绍给我。

  那时周蓓蓓一个劲儿夸许东林一表人才、脾气温和,劝我千万要抓住这个优质男。

  当时我也有私心,我想着自己生育不易,如果这辈子真的无法拥有孩子,那么离异带娃的许东林无疑是一个极好的选择,我嫁过去就不会被逼着生孩子。

  周蓓蓓和许东林打着侵吞我手里两套房子的主意,让许东林跟我结婚。

  婚后,许东林确实多次劝说我卖掉两套房子,买一套大的学区房。

  当时我没舍得,两套房子中,我留了一套给母亲住,卖了一套来买小户型学区房,为此还遭了许东林半个月的埋怨。

  我没有想到,真相竟然如此不堪。我以为的好老公,竟然把婚姻当儿戏,对我从头到尾全是算计。

  我以为跟我交好的闺蜜,竟然为了图谋我的房子,连自己的男人都能暂时让出来。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周蓓蓓面对我的责问,毫无愧色地回应:“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朋友一场,我的男人不能被你白睡。要么分割一半房子给我们,要么折价给现金,你自己选。”

  我气得想要吐血,咬着牙说:“那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5

  我很快就提出离婚。如果许东林只是一时迷失,我或许还能劝说自己为了孩子,给他一个机会。

  可如果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精心算计的圈套,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我没有办法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

  许东林一脸失落地说:“何瑜,我承认我在婚姻中行为出现偏差,但跟你在一起后,我慢慢爱上了你。无论周蓓蓓如何威逼利诱,我都没有动过要离婚的心思。你就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

  我冷笑:“现在没有外人,你不必摆出这副深情款款的模样。你迟迟不离婚,确定是因为爱我吗?难道不是因为你多次催促我一次性交齐房款,我不愿意,你不想承担月供才拖着吗?你一边周旋在我和周蓓蓓之间,一边享受着跟其他人的暧昧,把三个女人都玩弄于股掌之中,手段真是高超!”

  许东林被刺得脸红脖子粗。

  “你死活不赞同我生孩子,不过是为了让我一心一意对待你的儿子,担心我有了亲生孩子,以后会将我的财产都给了自己的孩子。我这样的女人,出钱买房,出力帮你带娃,还不能生育,天生就是为你做贡献的,确实不好找了!”

  许东林心里的算计被戳破,恼怒不已,也收起那副身不由己的虚假嘴脸,态度强硬地说,:“你要离婚,行啊!家里的学区房是婚后购买,并且房产证上写了两个人的名字,如果你坚持离婚,我要那套学区房的一半。”

  我气得想宰了他的心都有了,他竟然有脸说房子平分?房子是我一个人出钱买的,首付是我出,月供是我交,他凭什么平分?

  在法庭上,我同意分割房子,但同时也出示了一张银行流水单,流水单上显示,当初购买学区房的首付款,是从我母亲名下的账户扣款的,备注借款。

  我还出示了一份借据,借据显示前年我跟自己母亲借款八十万用以购房,并按高于银行同期利率三个点的利率收取利息。

  这笔钱存在我母亲名下的账户里,房子的首付和月供都是从这个账户里扣划,专款专用。

  我方律师认为,房子产权属于我和他,但购房的款项是我跟母亲借的,借款用于两人共同的房子,那么许东林理应承担这笔债务的一半。

  许东林傻眼了,他没想到我竟然还留了一手。

  当初他只知道首付和月供都是从我手头上出,根本不知道我竟然用我母亲的身份证开户来买房供房。

  他恼羞成怒,申请对借据的笔迹形成时间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借据确实是前年形成的。

  6

  许东林拿不出这笔钱,不得不放弃争房子。他一毛钱都没有多分到手,就被我撵出了家。

  我还白赚了一笔他当初装修这套房子出的费用。

  他没想到他的算计会落空,暴怒之下,污言秽语像洗脚水一样泼向我,骂的话不堪入耳。

  我惊愕之余,更加庆幸自己及时止损。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如今就像杀红了眼的仇人,还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事吗?

  这个男人谁都不爱,他只爱他自己和利益。

  大姑姐得知许东林几乎是被“净身出户”后,大发雷霆。她直接冲上门来堵门叫骂,要求我给她弟弟赔偿精神损失费。

  我大着肚子,自然不会傻到开门去跟她对峙。

  我毫不含糊地报警,又指着门口上面的监控说:“以后你再来骚扰我,我就将你的恶形恶状发到网上去,让你们两姐弟当网红,看看以后还有哪个姑娘敢嫁你弟弟!”

  大姑姐这才悻悻地离去。

  在大姑姐眼里,许东林就是天上的星星,任何女人嫁给他都是高攀了。

  既然她弟弟那么高贵,就让他们两姐弟过一辈子去吧。

  母亲得知我离婚,叹气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草率,动不动就离婚。孩子刚出生就没了爸,多可怜啊!”

  我不想跟她多说那些阴暗腌臜的事,如果没有走到绝境,谁会轻易决定离婚?

  当初,许东林一出差,厕所就漏水,家里地板还反常地特别滑腻。

  那时我还不知道,是他故意弄坏水管,用漏水掩饰涂满地板的橄榄油。

  真正让我下定决心要跟他一刀两断,是因为我无意间在电脑网页搜索栏里看到,关于如何让孕妇流产的记录。

  其中一条就是,利用滑腻的橄榄油,制造滑倒意外。

  他这是有多狠的心,竟然迫不及待想除去我肚子里的孩子!

  这样的男人,我还敢跟他一起生活吗?说不定哪天被他害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受害的。

  许东林没有如预想中分得我的房子,这让周蓓蓓无法接受。

  她竟然给我打电话说:“你到底耍了什么诡计?东林明明向我保证过,分得一半房子是板上钉钉的事,怎么就分不成呢?”

  我直接拉黑她,真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她本就是吃不得半点亏的个性,又疑心是许东林和我合力坑她,找上门来讨要说法,被我报.警“请”走后,便死死咬住了许东林,去许东林的公司大吵大闹。

  据说,许东林被她逼得丢了工作,坏了名声,一怒之下将她暴揍一顿。

  周蓓蓓被揍得住院,许东林也被刑拘。

  得知这个消息,我只想大笑。人性本贪,算计来算计去,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谁又是傻子呢?

  我有钱有房子,现在连孩子都有了,我只消照顾好母亲和肚子里的孩子,享受生活就好。

  —— 全文完 ——

  晚情PS:今天去看中医了,一到下午就胃痛,晚上也难受得睡不着,先去看看中医,要是看不好,就去做个胃镜,每次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都觉得钱算什么呀,命才最重要,但我身体一好,我就觉得钱好重要啊,没钱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哈哈!

  再PS:母亲节快到了,给大家推荐一款首饰,我们在朋友圈和商城已经卖爆了,断货已经断过两回了,澳白吊坠,珍珠中的皇后,但凡大家看到的那些明星佩戴的珍珠,基本都是澳白,而不是便宜的淡水珍珠,纹理细腻如婴儿的肌肤,光泽是难以言语的美,每个女人都应该拥有的宝贝……

  昨天的故事很精彩,错过了请点这里↓↓↓

  《65岁公公找了新老伴,同居五天就被人打了》

  晚情简介:百万畅销书作家,云意轩翡翠创始人,致力于女性自我成长,新书《做一个有境界的女子:不自轻,不自弃》正在热销中,代表作《做一个刚刚好的女子》。公众号【晚情的休闲时光】【晚情聊育儿】【倾我们所能去生活】创始人。

  一个专门讲述女人情感故事的公号

  不聊对错 不谈三观

  每晚八点为你讲述一段隐秘情事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