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YXC550-6400

发布时间:2020-03-30 00:32:26 编辑:玉女美文网
臭小子

  “臭小子, 我限你一周时间,立马回学校!否则,我不光中断你经济来源,也会和你断绝父子关系,你安分守己的把大学读完,其他事情以后再说……”父亲在电话中咆哮着。电话这头,沉默,依然是沉默!最终,浮生挂了电话,他颓丧地坐在椅子上,抱着头,从胸腔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叹息声。

  自打经历这一切后,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他决定破釜沉舟,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先前拼死拼活积攒的那部分钱除了支付凌风的药费后所剩无几,如今可以说又要白手起家了,先前给自己打工的几个小伙子,也因为生意不红火,挣钱少,而跳槽其他行业了。

  “西风一夜剪芭蕉,倦眼经秋耐寂寥。”傍晚时分,浮生出门买了一瓶“衡水老白干”,两个下酒菜,回到出租屋,独酌几杯,无奈借酒消愁,愁更愁。孤灯下独坐良久,时已深秋,风吹落叶哗哗响,使他本已寂寥的心情徒增了几分怅惘。

  合衣,躺下,辗转反侧,睡不着。于是,起床,翻出行李箱中随身携带的书籍,认真研读起来,从一本《商业财经》中领悟经商之道,他读书始终保持圈圈点点的好习惯,边读边做标记“无德必无财,尔虞我诈难长久。”“和气才能生财,竞争不是恶斗。”“诚信是立业之本”“人脉决定财脉,左右逢源好赚钱。”……这些至理名言或许会在他今后的事业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沉浸在书中,时光的步伐变得更加急促,当浮生揉揉干涩的眼睛,看了下手机,已经是凌晨5点了,他匆忙洗了脸,在门口的小摊上草草吃了早饭,就往劳务市场奔去。

  深秋的清晨,凉意加浓。他把身上的夹克使劲往里面别了又别,抽动了一下鼻子,缩了缩脖子,逆着风大踏步的往前走着,当他来到市场上,很多人已经密集到这里,用期待的眼神打量着每一个有可能雇佣的客户,浮生找了一处避风的地方安静地等着,巡视四周,等活的大都是年过半百的男人们,像他这么年轻力壮的没找到第二个,这时他心里多少有了一丝安慰,对于这种重体力活,年轻人应该占优势吧。

  “小伙子,你能帮我搬一趟家吗?”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问清所在位置,大约路程,搬运的物品,商谈好价格……浮生暗自庆幸初来乍到就揽到一笔生意。于是,他从旁边雇佣了一辆小型货车,顺便招揽两个零工一起去帮忙搬家。一路上,货车风驰电掣,他和两个雇工就坐在车后箱里,眼前的城市渐行渐远,半小时后出现在眼前的是错落有致的平房,隐隐约约有袅袅炊烟冒出来,路两边高大挺拔的白杨树,黄中泛绿的树叶招招摇摇显示着旺盛的生命力。正当他欣赏着路边的景色,莫名的,刮起了狂风,飞沙走石一般,半空中,尘土飞扬,塑料袋,树叶子都被卷起来,飘飘忽忽,眯得人睁不开眼,他感觉到尘土不停地往他的眼睛、鼻孔、嘴里直扑过来,自顾不暇。干脆,就由它们疯狂肆虐吧!

  车子终于到达目的地,原来这家人在城里买了楼房,可家里年近八旬的老人恋旧情结严重,孝顺儿子不忍心拂了老人的心意,决定顺从他把那些老旧的笨重家具搬到城里。于是,浮生就和两个雇工一起干起来,大衣柜、联邦椅、茶几、沙发……一件件、来来回回十多趟,终于架到货车上,待一切收拾妥当,车又飞驰电掣般返回城里。

  按照雇主指定的地点,又一次的卸、抬、搬、架……最后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当他从雇主手中接过钱,去掉雇佣的车辆、人工,最后剩下可怜的几张百元大钞,他把钱往上衣口袋里塞了又塞。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