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藏的古代散文随笔IUA607-3137

发布时间:2020-03-29 00:33:33 编辑:玉女美文网
关于西藏的古代散文随笔

  西藏是个神秘的地方,有着灿烂的阳光,洁白的云朵,纯净的天空,稀薄的空气,连绵的雪山,安静的湖泊。下面是美文閲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西藏的现代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关于西藏的现代散文随笔:走近西藏,朝拜天堂

  走近西藏,流连盛景。走近那延绵的雪山,还有洁白的冰川;走近原始森林,还有碧绿的草原;走进神奇的宫殿,还有蓝天白云;走进奔腾的大江大河,还有多姿多彩的湖泊。那里留下了旅游探险爱好者和摄影师的足迹;那里有一张张被太阳晒黑的笑脸;那里可以听到路人默默念的经文;那里有磕着长头,用心灵印刻真诚,用身体丈量历程的朝圣者。走近西藏,用虔诚的心,沿着心神指引的方向,去朝拜神圣的佛。

  走近西藏,享受日光。日光倾城,多么美好;日光璀璨,给人希望;日光明媚,给人满足;日光沐浴,山中佛语;日光照耀,野草飘香。注视高原的太阳,就像将军一样威严,你若接近它,就不要怕被它灼伤;避而远之,就感受不到它的热情。夕阳西下,似乎更美,不再严厉,反而慈祥,用柔和的光芒照耀,即使不说话,也能感受到。特别是傍晚,遥看拉萨河被夕阳染红,等待布达拉宫开灯远望,一个极乐的世界,呈现在你眼前;身临其境,何等的惬意;作为朝圣者,活在佛的恩泽和包容下,谛听天堂,一定有自己朝圣的故事在传说。

  走近西藏,目睹朝圣;朝圣是藏族信徒每天必须做的事,人们摇着转经筒,念着“嗡嘛呢叭呐哞”六字真经,转山神,转寺院,转神塔,不停地念,不停地转。朝圣意念清空心灵,苦闷烦事向佛主诉说,好坏皆由天定,自己只做自己该做的份类事,不想烦事,不思痛事。诵念真经,吐故纳新,练了气息,对五脏六腑受益匪浅。

  摇转,活动四肢,身体得到锻炼,生命得到长寿。朝圣是完成心灵深处夙愿的行为,形式是一种习惯,实质上是在惯性场中的祈祷,祈祷吉祥平安,根深蒂固后,就是信仰。西藏是一个全民信教区,强大的信教气场,让每个心灵置于其中,感悟信仰的力量;藏族人们诵经的声音及寺庙雄奇壮观的建筑,更具魅力;看着喇嘛们敲着一种奇怪的鼓,诵经的声音,可以让人真正静下来感受佛泽。

  念经是朝圣者生活的全部,也是信仰带来的热爱;唯有虔诚,无私的佛才会照耀。在这神奇的地方,只有信仰,让生活有了方向,不能去看大千世界种种,只看眼前的庙和心中的佛。特别是每逢仙女节,给钱,无论多少,信佛的人们,特别的满足,都给你善意的微笑,他们笑得特别的灿,特别的甜,特别的美。

  走近西藏,祈福天神。在离天最近的地方,就能亲近天神;向天神诉说自己的酸甜苦辣,撒出一些纸片,让天神知道心愿;再放上一块石头,证明自己在此祈祷过,放石头的人多了,就成了玛尼堆;人们把心愿刻在石头上,写在红黄绿蓝白的布片上,布片是五个颜色且有经文,故“五彩经幡”,让风把心愿带给天神;特别是太阳照耀下的经幡,闪烁熠熠,随风发出飒飒的絮语,那是朝圣者心灵的呼唤,祈愿天神保佑的声音。

  走近西藏,欣悦湖泊。每一个湖泊,都有不同的色彩;每一个湖泊,都有美好的故事传说。你在湖边念想的人,都会变成云朵,出现在天空,而你对他们的爱,已经化作湖水,冰封在这里,即使短暂的孤独,也能感觉他们的陪伴;没有湖泊就没有精灵,没有牵挂就没有念想;湖泊赋予心灵启迪,让你感悟人生真谛,让你心旷神怡。

  走近西藏,向往圣洁。在这神奇瑰丽的自然风光里徜徉,湛蓝的天空,高耸入云的雪峰,空旷的草原,浩瀚的花海,相互辉映,融为一体,让人感受从未有的愉悦和酣畅;人间的失落,抑郁,烦恼,惆怅,都已荡然无存;充盈在你胸膛里只有激情的炽热与生命的张扬;朝着心中的莫斯卡,放飞心灵,一路奔狂,只为朝拜神奇的人间天堂。

  关于西藏的现代散文随笔:西藏行

  坐着那火车去拉萨,去看那神奇的布达拉……一遍遍听着,一遍遍想象。

  当我们从昆明出发,经贵州、四川、陕西,穿越甘肃、青海后,西藏于我已经不再遥远。

  从青藏线进藏,正被旅游者所推崇。没错,青藏铁路本身就是一个杰作。

  我是从格尔木才开始换乘的有氧列车。需要补充的是,边城格尔木值得小憩,落日黄昏中,连绵逶迤的远山金碧辉煌;明月清风下,宁静空幽的街道透着奢华。

  由于是夜间出发,未能领略从青海湖到大神山的自然过渡。但在茫茫夜色中,我的心始终随着世界屋脊无边飞翔。在我看来,黑色可以包容一切,包括想象。

  翻赿念青唐古拉山,天边被撕破了一条缝,晨光泄漏。藏北草原,从若隐若现到毫无遮掩,侵入眼帘。

  由此,景致接踵而来。玉珠峰雪山、错那湖……那么高远,那样透彻,这些景致一个个划过,虽有意犹未尽之感,却也可以一饱眼福。

  我们应该明白,很多时候,美不胜收,不要过分贪婪,没有哪一处风景你是可以带走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样物质真正属于你,旅游,只是一种心灵的交融与感受。

  这一路,我很期盼传说中的可可西里。可是,可可西里无人区里的野驴呢?空灵的藏羚羊呢?它们一定存在,但我没有看见。说不上遗憾,也许,让它们存在于想象中会更美。有些东西,并不一定非要去验证。不过,我注意到了为治理冻土和狂风所用的热棒和石块儿屏障,还有那因压强小而鼓起的密封袋,它们像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已经和周围融为一体。它们其实也很美,应该算是智慧之美、科学之美吧。

  对于拉萨,我无法用一个或几个词来形容它。

  布达拉宫,安静的坐在那里。我可以参观建筑,但我知道我走不进它的内心。所以从布达拉广场穿过时,我甚至没有扭头看上一眼。

  那去大昭寺吧。想了想,也算了。因为我实在无法在大昭寺门口安静的坐几个小时。而坐不了几个小时,不如不去。也许在后面我会去一次,去看看每一块被朝拜的人们用双手和脸颊磨亮的石头,去感受一下石头上面那种最诚挚最朴实也最令人敬畏的信仰。兴许,心会得到一种安慰。

  一天多了,我哪儿也没去。我是想,任何走马观花浮光掠影的游览,都是对圣洁西藏的亵渎。静静的坐了一个下午,看着身边这些风中摇曳的树,我突然特别想哭。我似乎觉得,人生是一个无比苦难的历程,除了自己,没有谁可以把你超渡……

  离开拉萨

  来西藏一周了,没有特别兴奋,也没有任何失落。走西藏,需要一颗宁静的心。

  今天的拉萨,不再只有经幡,甚至很难看到虔诚的朝圣者。拉萨的空气中,弥漫的不只是藏香,还有汽车尾气和叫卖声……在拉萨的几天,有过无奈的醉酒,有过不情愿的K歌,有过一个人静坐沉思,也有过怒不可遏的大吼……对于多面的拉萨,我的思想充满矛盾。

  那就走吧,离开拉萨。一路上,雨打车窗,哈达一般的雾飘在山之脖颈,随风而舞。山峦之下,油菜心花怒放。公路缠在山腰赿来赿窄,雅鲁藏布江姿意流淌,草滩上的牦牛头也不抬,谁也没有看出它的心伤……对于打着花伞放牧的妇人,我哪怕取下墨镜也无法看清她的眼神。

  我说过我不是纯粹的旅行,原谅我不能告诉你我去向何地。但可以肯定的是,空气赿来赿稀薄,甚至难以看见一个行人。拿出医生准备的仪器一检测,我的氧气饱和度只有79%,而心率达到了121。

  这个比值告诉我,真正的西藏来了。

  中午时分,我看见雪山在招手。雨停了,阳光撕破云层倾泻下来,河流洒满金光。趁着天气,我赶紧分解任务,让大家搭建宿营地。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完成预定的计划。无论如何,今晚必须吃上热汤热饭,而且不能露营。

  这是一场战斗。每一个兄弟挥汗如雨。看着他们疲惫而努力的身影,想想多年前的自己,我再也无法控制情绪,钻到车里悄悄抹了几滴眼泪。一路走来,他们扛下所有的苦累,从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血丝,却没有看到一点抱怨。而在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藐视他们。

  我叫来摄像员,在记录下这些的同时,请给每人一个特写。今天这些,对于时代微不足道,对于他们却是青春永恒的印记。我相信当一切成为历史的时候,悄然入梦的总是这些经历。

  这里四面都是雪山,千年的冰川巍然屹立。黄昏下,一排排营帐拔地而起。在这个昼长夜短的地方,快九点半了,天仍未黑尽。极目远山,一种神秘占据心际。

  仰望雪山,凝视苍茫,心会慢慢宁静,人也变得谦虚。往云朵下一站,在草原上一躺,当你开始触摸高原内心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去除了城市的浮躁,脱下了虚伪的外衣,丢掉了郁结的烦恼,问问自己,还有什么可以纠结的呢?

  天终于黑了,黑色的天幕给草原盖上了黑色的被子,我躺在其中若睡若醒,远处野狗的狂吠,竟然成了这个夜里最美的和声。我想,没有听过草原狼嚎的歌手,一定彪不出青藏高原那夺魂般的高音。

  睡吧,呀啦嗦,苍凉的夜色就将穿透黎明……

  草原之狼

  第六天了。我在深邃的夜里,静静地听着或远或近的犬吠狼嚎,无法入眠。

  在这个草原上愤怒歌唱的,不全是狼,有很多是野狗。既然叫野狗,它们的生存方式和狼就没什么两样。我宁愿相信,在这些狗的身上,一定保持着狼的某些秉性。白天,或三五只或七八条野狗,远远的看着我们,若即若离地看着我们若无其事地侵入它们的领地。到了夜晚,就会有狼加入进来,狼的嚎叫,总是低沉悠长。

  昨夜的一场暴雨非常强势,以至于除了雨声,草原一片死寂。直到凌晨四点我缺氧醒来,才隐约听见几声哀伤的嚎音。我边吸氧边想,如果草原没有了狼,还能叫草原吗?在这个草原上,谁才是它的灵魂?也许,短期内我没有答案。

  今天中午,看着一群野狗从山脊上走过,领头的那只虽然高大一些,却一跛一瘸。我坚信它不会天生就是瘸子,不然它当不了这个族群的首领,它一定是在某一次残酷的战斗中负伤的,而这次战斗一定是为了族群。否则,它不会在胜者王败者冦的自然法则中赢得尊重。

  此时,有狼在嚎,比起野狗,它们或许更精于生存之道。

  我其实很想混进它们中去,不在乎狗仔队还是狼群。我想我们一定能够相处得很好,要么我改变它们,要么它们改变我,也可能谁也改变不了谁,但都在为某种利益而相互依存。

  我想,人什么时候变成“狼”,这个世界就太平了。多年前发生的那个故事兴许可以印证:星期天,几个战士去野地寻找雪莲。雪莲没采到,却遇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狼。他们拿出随身携带的急救包为小狼细心包扎。老狼跑来了,在二三十米的地方停下来。战士们将包扎好的小狼放了赶路。老狼带着自己的孩子,一直不紧不慢地尾随着几名战士。走到一处悬崖时,老狼突然一个飞跃,将绝壁上的一朵雪莲叼在嘴里,把雪莲往地上一放后,带着小狼和狼群转身走了。

  我没有考证过故事的可信度。但我肯定,无论是人与人之间,还是人与动物之间,甚至是人与自然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感知的渠道,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心存友善和良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邪恶和烦恼。

  不信,我们都可以试试。

  天天天蓝

  西藏的天天天蓝。从来没有一种蓝色,如此辽阔,如此苍茫,如此醉人,如此深不可测。

  蓝天下,神山屹立。它是草原的哨兵,以千年不变的海拔,坚守高原,冰川是它的骨头,白雪是它的肌肤。一整个下午,它看着我,我望着它,谁也没有说话。

  蓝天下,云朵怒放,似那盛开的雪莲。牦牛穿过草场,眯着眼睛打烊。成片成片的羊群中,格桑花一样的卓玛,歌声清澈见底。脸颊上的高原红,飘扬成黄昏中两朵最美的晚霞。犹如生命的火焰,正在野性地燃烧。

  蓝天下,雪光飞舞。如斧的大风,飞过千峰万壑。苍鹰赶在雪崩之前,穿越了死亡的肋骨。沿着山脊逃亡的狐狸被一只地鼠绊倒,眼睛发出血一样的凶光。

  蓝天下,寺庙的住持吹响法号,一声吹给浩渺的天空,一声吹给无涯的时光。教徒把一生的信仰,匍匐在朝拜的路上。转经筒的光芒,闪烁在很深的意境里,神灵般照耀远方。

  蓝天下,苍央嘉措的诗歌,经幡一样飘扬。恋人以圣洁的名义行走高原,亲近中陌生,陌生着亲近,虽然指尖冰凉,仍然牵手走向远方,不问未来有多长。

  关于西藏的现代散文随笔:西藏,有一种灵魂叫虔诚

  从辽宁到西藏,从东北到西南,有近两个小时的时差,如果一路向西,我是不是可以永远活在白天?

  说起西藏,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布达拉宫,珠穆朗玛、青藏高原,但却不知道西藏还有一个藏在深闺未人识的美丽地方,它的名字叫:林芝。林芝—西藏海拔最低的地方,优美的田园风光,让你有恍惚置身于江南之感,所以有人称她是西藏的江南,也有人称她是西藏的瑞士。林芝位于西藏东南部,内与昌都、那曲、拉萨、山南等地市相邻,外与印度、缅甸接壤,平均海拔3000米,最低的海拔900米,总面积约11.7万平方公里,林芝地区下辖林芝、工布江达、米林、朗县、波密、墨脱、察隅七县。林芝独特的气候条件和自然环境,是西藏最宜人居住的地方。林芝就如一幅美妙山水画,远处雪峰突立,白云缭绕;接近峡谷处,山峦起伏跌宕,林海茫茫,松柏参天,满目青翠,纵横密布的河流,淙淙潺潺。错落有致的恬静的房屋,村庄呈祥。

  天朦朦亮,沿着林拉公路奔向雅鲁藏布大峡谷。天,是阴沉着的,把心情也带的低落;山,扯了一片云挡住尚未梳妆的面庞;云,则像美丽的卓玛依偎在如山般雄壮的扎西身旁。车轮在公路上碾压,远方的天空露出一丝淡蓝,一丝阳光照射在公路旁的雅鲁藏布江上,把江水变成了金色。山,梳洗完毕,穿了一件绿色的衣裳,并把一道道五彩的经幡点缀在身上。一头头牦牛或在旷野或在山脚或在江边吃着草,如同撒落在棋盘上的颗颗棋子。而我,隔着车窗,悠闲地享受着这份恬静!

  边防检查站,身份证被扣押到那里。导游说,防止我们越境不归,毗邻印度和尼泊尔。南伊沟,换乘景区的观光车,气温很低,游客都穿上了各种样式的棉衣,盘山而上,天上飘下细雨,如牦牛毛般,似雾。路上,不时有小巧的藏香猪从路中穿过,此刻,想到了舌尖上的中国和昨晚的石锅香猪,味道很美!置身于原始森林,行走在木质栈道上,脚下潺潺溪流声伴着耳边鸟鸣,呼吸中一股绿草和朽木的味道。

  从南伊沟出来,奔向雅鲁藏布大峡谷,路边是成熟的青稞,一颗颗如同一个历经风雨,心智成熟的智者,谦卑地低着头,等待人们来采撷它的金黄。雅鲁藏布江在一旁安静地流淌,没有印象中的波澜壮阔,似虔诚信徒心中的那份平和……山口处,尼洋河和雅鲁藏布江在这里相遇。河,想投入江的怀抱,又略显羞涩;江,想揽河入怀,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就这样,一半青绿,一半浅黄,化成两条平行线,在各自的水道上前行。终于有一天,江鼓起勇气对河说:“你本应该就属于我。”河对江说:“我原本就属于你!”于是,他们在蓝天、白云和青山的见证下融为一体,携手奔向广阔的大海……

  沿雅鲁藏布江岸前行,一株树龄1450多年的古桑树矗立江边,相传是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亲手所植。16岁的文成公主,久居深宫,背负国家使命,为了民族团结,天地敬仰!这棵古树见证着她的伟大,茂盛的古桑不也正是代表着我们的祖国在五十六个民族紧紧的团结下一定会繁荣富强的!

  古桑树下,遥望南迦巴瓦雪山,我无语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描述她的美,美得令人窒息,令人难以置信……云拥抱着雪山,把她揽在怀里,一刻也不肯放开……雪山也把云放在心里,可她知道和云不可能相守一世,让风告诉云,让云离开。云也知道和雪山此生不会融为一体,但还是不肯离开,每天拥抱着她,让她感到温暖、感到幸福……雪山哭了,泪水止不住的流,泪水中有幸福、有感动、有遗憾、有无奈……流成了雅鲁藏布。山脚下的格桑花被雪山的泪水染成了黄色,一片又一片……雪山和云把今生的遗憾许给来世弥补,把心愿编进五彩的经幡,搭成经塔,日月祈祷,祈祷来世能相守一生!

  南迦巴瓦峰之下,雅鲁藏布江水从大峡谷的拐弯处汹涌而出。雪山、激流、涛声,一种超乎想像的奇妙组合,世界上再没有哪个峡谷能比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更长、更深了,再没有哪个地方比它更丰富多彩、气象万千。雪峰、冰川、草原、森林、湖泊统统罗列其中,既有亚马逊河的湿润和神秘,又不失喜马拉雅的险峻和严肃。雅鲁藏布江随意地转了一个弯,就迷醉了整个世界……

  游走于青山绿水,穿梭于蓝天白云,行走于浩如烟海的原始森林,五彩的经幡像是高原的符号,遍地的牦牛像是雪域的图腾……伸手可触的白云,湛蓝的天空,遍地的格桑花,圣洁神秘的雪山,每一处都会让你感动,蔚蓝苍穹与皑皑雪山的交接,波光山影,水天一色,古木参天,时空也仿佛定格在这幅画中。浑然一体的画卷能引起我们对美好的无限遐想,这种美让人缺乏真实感,疑为置身仙境……那种纯粹和圣洁,高远和宁静,可以看见、听到、呼吸、触摸……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