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恋一个人

发布时间:2020-05-09 00:35:43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只恋一个人

  1喜欢上一个人的一瞬间是什么感觉?我记得第一次遇到她是在考场。2010年冬天,高一学期末的时候,湖南恰逢十年不遇的大雪,天寒地冻,冷风刺骨。第一场早上考语文,一来就出幺蛾子,所有人都坐定的时候,监考老师说考号有问题,要重新排序。真晦气,这么冷的天,没空调没暖气,冰冷的凳子刚捂热乎,就要拱手让人了。心怀不满的我,回过头才发现,后面和我交换的女同学好清纯,飘逸的长发,白皙的脸蛋,浅浅的小酒窝,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子,还有两只大眼睛楚楚动人。恍惚间我觉得,前几天看的小说《神雕侠侣》,里面的小龙女是不是就长这样。考试开始一分钟左右,她给我传了张纸条,字不多,就一个字:“纸”。我一头雾水,随即猜测她应该是要卫生纸,便掏出手纸递给她。她接过手中的纸,回过头看了一眼,眼神充满疑问,欲言又止,便无下文。我有点不知所以,唯一还剩一个念头,她侧脸好美。考试的时候,前面时不时飘来一阵独特的幽香,脑海随即浮现出她的面容,某一刻我的心突然像是被猫挠了一下。我用力甩甩头,看着窗外,一朵一朵雪花,晶莹剔透,突然想起了小龙女说的那句话。这些雪花落下来,那么白,那么好看。过几天太阳出来,每一片雪花都变得无影无踪,待到明年冬天,又会有许许多多雪花,只不过不再是今年这些雪花罢了。2我永远记得,开学文理分科分班时,她出现在教室门口,心跳漏拍的感觉。开学第一天,班主任规定,按要求选座位,我成绩仅次于她。“她还记得我么”“会不会不太好”“她会不会介意啊”“我怎么穿了件破夹克”“会不会太明显了”“要不就坐第一排吧”我选座位的时候,心里吵得天翻地覆,身体却很诚实的坐在了她旁边。“嗨,欢迎你,新同学” 我轻声说道。她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一对小酒窝浮出来,红唇轻启,露出可爱的虎牙,甜甜的说道:“你好啊,我叫韩锐,谢谢你的手纸”。我灿烂一笑,道:“我叫白凝,小事,不用客气”。她顿了顿说:“其实当时是想,让你把桌子里我的手纸给我的,换座位的时候,我忘记拿了”。我瞬间了然当时她带有疑问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谢谢你”她眨眨眼,浅浅一笑道。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3还是记忆里熟悉的味道,上课时旁边的幽香老是会让我走神。我不知啥时候开始喜欢偷瞄她的侧脸,她的侧脸很美,那时候我想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大概也就这样吧。韩锐上生物课的时候爱打瞌睡,我便抓住机会仔细看她,弯弯的睫毛,小巧的鼻梁,精致的眉毛,匀称的脸蛋,看了一遍又一遍。有次下课,韩锐站在旁边看书,我把头侧在桌子上,假装看窗外,实则偷瞄她的侧脸。她突然问:“你看我干啥?”。我脸颊一阵发烫,心怦怦直跳,故作镇静的道:“没有啊,我看窗外”。她不置可否,继续看书。慢慢的我觉得她什么都好看,长得好看,字也写的好看,走路也好看,说话也好听。每当有她在的时候,我感觉天更蓝,云更白,草更绿,空气更香甜,阳光更温暖,而当她不在的时候,感觉彷佛少了什么东西。有时她转角处抬起眼时的惊鸿一瞥,或是聊天开心时的捂嘴窃笑,或是如瀑青丝后面露出纤细的脖颈,或是一个阳光下的朦胧背影,每一幅画面,都让我有时间停顿的错觉。渐渐地,有一种感觉,它没有开端也没有结果,但它却永久的占据了我的心。4班主任有个奇葩的规定,每两个星期,教室里左右两边得对换位置。我很讨厌这个规矩,因为面临着同桌的替换。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计算,小小教室里,与她之间如同天涯般的距离。不知什么时候,韩锐和时波谈恋爱的消息开始疯传。魂丢丢的过了好几天,我倔强的祈祷这是假的,直到时波戴上韩锐亲手织的围巾,我无畏的挣扎最终没有了半点力气。那一刻我的心彷佛被什么撞击了一下,狠狠抽搐了一下,紧接着酸的、苦的、辣的、涩的感觉一个劲从心头狂涌而出。渐渐的感觉自己像是石磨中蚂蚁,每一寸理智,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神经,好像都被扯碎,揉成一团。自作多情的我不止一次幻想,我是城楼上的至尊宝,她是紫霞仙子,最后我明白她是我永远的紫霞仙子,而我却不是身披金甲的盖世英雄,我只是城楼下普通群众中的一个。是啊,我怎么配得上她呢,她那么优秀,那么耀眼,那么可望而不可即。5失去了世界的中心后,一切都变得如此的索然无味,我心如死灰,整个人就像失恋一场,虽然她根本就不曾真正的来过。突然有一天,韩锐问:“你最近还好么?怎么郁郁寡欢的”。我在心中委屈的哭诉着,当然不好啊,看到你和他我就不好,你离我那么远我怎么会好,你和他在一起我就不好。千言万语在脑海中翻涌,最后却挤出三个字:“挺好的。”这大概就是卑微,即便几个月的委屈,在她一句漫不经心地问候下,瞬间塞满了喉咙,我也一个字都不敢吐出来。她努努嘴,模棱两可,说了句:“好吧,加油哦,快高考了”。说完浅浅一笑。看到熟悉的笑容,我内心的酸楚一个劲的往外迸,一直冲到鼻头,溢到眼角。那一刻,我想到了金庸小说里很应景的一句话,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什么法子?时间过得很快,高考结束,大家各奔东西,天南海北的撒了一地,而今已经过去八年了,我从来也没告诉过她,我的这些心事。即使韩锐与时波不到六个月的恋情结束后,也没有告诉她,我那时如何爱慕她。6她有深爱着的人,而我在她心里,也就真的是什么都不算吧,顶多算一个悲情的小丑,只能在卑微的角落刻画自己的忧伤。回想曾经,那些卑微的一切,却像是一部自导自演的电影,哭过,笑过,喜欢过,失落过,脆弱过,坚强过,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曾经一度匍匐在她的影子里,当时光渐渐扶起我的腰身,回头再望时,当年的轰轰烈烈,却已经逐渐在内心深处沉淀。岁月就像一张磨砂纸,渐渐磨平了情绪的棱角。每当她找我聊天时,我的心不再会兵荒马乱,不再会隐隐刺痛,也不再会连她给我说一声晚安,我都能兴奋得睡不着。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就算想起了她,也不再会像是一个丢掉了心爱玩具的小孩一样,感到深深的委屈。反而我能够在想到她时会心一笑,笑着告诉自己,原来那段时光那么好,那么好。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