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绘蔷薇花的优美散文引荐

发布时间:2020-04-28 01:48:07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描绘蔷薇花的优美散文引荐

  蔷薇的花儿虽没有玫瑰的艳丽,也没有玫瑰的丰韵,更没有玫瑰的高雅,但是一簇簇,一朵朵,一瓣瓣都是那样的淡雅,幽静,赏心悦目。下面是美文閲读网小编给大家推荐的描述蔷薇花的优美散文,供大家欣赏。

  描述蔷薇花的优美散文推荐:蔷薇花

  花,我喜欢很多,娇艳的玫瑰、纯情的马蹄莲、幽香的兰、傲雪的梅。。。可骨子里却那么钟情着蔷薇。没有理由。

  在心里,我那么喜欢着五彩缤纷的花卉,她们或以娇艳的姿态,或以迷人的芳香,或以高洁的本色。。。吸引着我,漫步于人生四季,我总会于花处觅得些许的闲情来感受生活的美丽。

  陌上灿烂的芍药,四季娇艳的玫瑰,亭亭玉立的马蹄莲,散发着似有若无的幽香的兰,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蕴含着浓浓母爱味道的康乃馨。。。都让我留连。她们让我心喜、心欢,却从来不曾让我有心动的感觉。

  遇见蔷薇,而今记起,是在小学放学时,经过一户人家的门前,篱笆上开满了那一簇簇粉色的花朵,远远,就嗅得丝丝缕缕的香。初时一看,以为是玫瑰,偷偷摘了好多,藏在书包带回了家。待到做作业时,拿出来一看,这一路的蹦蹦跳跳,花瓣早就零零落落的散了一书包,没有一朵花是完整的了。莫名的,眼泪就滴滴搭搭的掉了下来。抽噎了好久,终是最后小心翼翼的收拾好所有的残花,撒到了门前的小河里,那时还没有看《红楼梦》,并没有葬花一说,只是怕随便扔到路上或地上,会玷污了这花,而水是清净之物,想必会让这花越发的清净与清洁。

  再次遇见,我已是一位青春年少的姑娘,这其中这么多年与蔷薇的不遇见,让我耿耿于怀,我自以为是的想,我怎么可以忽略了这么美的玫瑰呢?当我摘下一朵蔷薇,戴在鬓边,撒娇的问他,这朵玫瑰,好不好看时,我看到他笑弯了腰的对我说:“小傻瓜,这不是玫瑰,这叫蔷薇。”便那一瞬,我的心微微一动,想,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好听的花名。于是,又采了一大把,小心的捧回了家,插在花瓶里的那段时间,就正如甜蜜的初恋一样,那么真实的美丽了我的人生。

  这次遇见,多少带了我追寻的味道,当每次挽着他的手散步时,那开在小河边的一簇蔷薇,迎风而摇曳的姿态,让我不自禁的想靠近她、亲近她、拥有他,几次经过,几次错过,这次,当我路过时,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带一捧回家,当我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摘时,感觉指尖一痛,缩回手时,已有一滴血由指尖滑落。

  细察,原来她的茎下如玫瑰样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刺,前两次,我因为摘得短,所以没刺着,这次,我贪心的想把这令我心动的花连根拔起,却没想到她的刺。再伸出手时,我忽然的便怜香惜玉起来,她,亦是有生命的,我怎能因我的自私而占为已有呢?她本不是我的,如果每一个人都象我一样,看到她的美,就想占为已有,那这清清的小河边不是少了一道靓丽的倩影,少了一道临水而照的花仙子了吗?生生的缩回手,想,世间万物,都有定数,我又怎能因自已的心喜心动,便坏了这一方的美好?

  空手回家时,莫名的想流泪,亦忽然就想到了《蔷薇泪》,不是所有的心喜你都可以去相随,不是所有的心动你都可以去相拥,亦不是所有的漫漫人生,你都可以一直以花开的姿态去娇艳向前。

  不论阴晴圆缺,不论喜还是忧,亦不论我爱与不爱。

  我可爱的朋友们。

  待到蔷薇花开时,那朵朵的花都将是我的思念与祝福。

  描述蔷薇花的优美散文推荐:蔷薇

  近年来,总想写一篇叙述新区春景的散文,考虑了很久却不知道从何入手。猫冬的时候,偶尔翻起春季拍摄的花卉,好像有了一些灵感,被这些美丽的花朵所陶醉,尤其在这冰天雪地的季节,感觉异常的兴奋,春天的景色瞬间也好像浮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每到冬末,当漫步在金谟广场时,总是不由自主的将头扭向花园内的那堆迎春花,因为我知道,它开了,春天就来了。当然,也很关注园边的柳树,柳条吐绿,丝丝迎风摆动,是春天到来的另一标志。春季是新区最美的,整个季节至始至终都沉浸在花的海洋。

  新区花的品种很多,有迎春、玉兰,看桃、雪梨、樱花,蔷薇、石榴、绒线、樱桃花等等,最负盛名的要数铜川牡丹,可我最喜欢的却是低调绽放的蔷薇。蔷薇花,花色很多,有白色、浅红色、深桃红色、黄色等,花香诱人。明代顾磷曾经赋诗:“百丈蔷薇枝,缭绕成洞房。蜜叶翠帷重,浓花红锦张。张著玉局棋,遣此朱夏长。香云落衣袂,一月留余香。”诗中描绘出一幅青以缭绕、姹紫嫣红的画面,好像就是为新区蔷薇的专作。

  蔷薇花也有着很好的寓意,红蔷薇象征着热恋,粉蔷薇为爱的誓言、白蔷薇是纯洁的爱情、黄蔷薇就像永恒的微笑、深红蔷薇代表只想和你在一起、粉红蔷薇表白我要与你过一辈子、野蔷薇寓意着浪漫的爱情,听着都感觉好美。

  每年5月,是新区蔷薇盛开的日子,不论走到那里都可以看到她的影子。或在小区,或在路边,或在繁花似锦的公园。有的成行成列,有的直挺站立,有的懒散随意,还有的攀爬在围栏之上,充当着围墙的角色,姿态各异、花香扑鼻。每当这个时候,只要有空,我都会漫步在新区铁若路、长虹路、正阳路、华夏大道,乃至角角落落,用心体会着蔷薇的绝妙之美。蔷薇犹如青春少女,看得让人心疼,又有让人欣喜。她活的总是那么纯洁,那么简单,虽然比不上牡丹的雍容华贵,但依旧努力的开着,向人们展现那份难能可贵的青春之美。为了不辜负这清风掠心的柔情,不管阴晴风雨,不管寂寞吵杂,默默地默默地绽放,没有半盏清歌的招摇,也没有肆意葱茏矫情。这种感觉若不是停步细观,很易错过。

  对蔷薇的爱怜源于一次意外,因急着赶路,被蔷薇枝划破了面颊,出于气愤才仔细观瞧。后来才知,若不是那次的停步,可能就错过了对蔷薇的那份情怀。久久的观看,蔷薇的喜意便盈盈的生起,感到了她散发出来的温暖,展示出来的朴素。慢慢的,感觉心都要化了,忘记了疼痛,忘记了愤怒,不知何时流出泪水,竟染湿了那绿的、盎然的、万千端倪的花朵与枝叶。

  自此以后,常常在梦里出现的竟也成了蔷薇,或是欣赏,或是路过,抑或是小小花朵变成了美丽的花仙子。好像自己的快乐和悲伤时时与她牵上联系,时时都会牵动自己心。以至于以后无论自己的脚步走了多远,总会默默牵挂着那一串串的蔷薇,回来后急切切的要观上一观,才能了却心中的不安。看着朵朵花开,哪怕是已经变成的绿叶,甚至成为冬日的枯枝,心里才感到阵阵的慰藉。

  有了被珍惜着的花,是不是真的就会少一些寂寞和伤感呢?难道只为寻香而往,为花驻足吗?其实我知道,花儿再好总有败落,我所喜欢的、所爱的竟是这养育蔷薇的美丽城市,我的故乡——铜川。

  描述蔷薇花的优美散文推荐:蔷薇几度花

  喜欢那丛蔷薇。

  与我的住处隔了三四十米远,在人家的院墙上,趴着。我把它当作大自然赠予我们的花,每每在阳台上站定,目光稍一落下,便可以饱览它了。这个时节,花开了。起先只是不起眼的一两朵,躲在绿叶间,素素妆,淡淡笑。眼尖的我发现了,欢喜地叫起来,呀,蔷薇开花了。我欣赏着它的点点滴滴,日子便成了蔷薇的日子,很有希望很有盼头地朝前过着。

  也顺带着打量从蔷薇花旁走过的人。有些人走得匆忙,有些人走得从容;有些人只是路过,有些人却是天天来去。

  看久了,有一些人,便成了老相识。譬如那个挑糖担的老人。老人着靛蓝的衣,瘦小,皮肤黑,像从旧画里走出来的人。他的糖担子,也绝对像幅旧画:担子两头各置一匾子,担头上挂副旧铜锣。老人手持一棒槌,边走边敲,当当,当当当。惹得不少路人循了声音去寻,寻见了,脸上立即浮上笑容来。呀!一声惊呼,原来是卖灶糖的啊。

  可不是么!匾子里躺着的,正是灶糖。奶黄的,像一个大大的月亮。久远了啊,它是贫穷年代的甜。那时候,挑糖担的货郎,走村串户,诱惑着孩子们,给他们带来幸福和快乐。只要一听到铜锣响,孩子们立即飞奔进家门,拿了早早备下的破烂儿出来,是些破铜烂铁、废纸旧鞋的,换得掌心一小块的灶糖。伸出舌头,小心舔,那掌上的甜,是一丝一缕把心填满的。

  现在,每日午后,老人的糖担儿,都会准时从那丛蔷薇花旁经过。不少人围过去买,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人买的是记忆,有人买的是稀奇——这正宗的手工灶糖,少见了。

  便养成了习惯,午饭后,我必跑到阳台上去站着,一半为的是看蔷薇,一半为的是等老人的铜锣敲响。当当,当当当——好,来了!等待终于落了地。有时,我也会飞奔下楼,循着他的铜锣声追去,买上五块钱的灶糖,回来慢慢吃。

  跟他聊天。“老头!”我这样叫他,他不生气,呵呵笑。“你不要跑那么快,我追都追不上了。”我跑过那丛蔷薇花,立定在他的糖担前,有些气喘吁吁地说。老人不紧不慢地回我:“别处,也有人在等着买呢。”

  祖上就是做灶糖的。这样的营生,他从十四岁做起,一做就做了五十多年。天生的残疾,断指,两只手加起来,只有四根半指头。却因灶糖成了亲,他的女人,就是因喜吃他做的灶糖嫁给他的。他们有个女儿,女儿不做灶糖,女儿做裁缝,女儿出嫁了。

  “这灶糖啊,就快没了。”老人说,语气里倒不见得有多愁苦。

  “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

  “以前我在别处卖的。”

  “哦,那是甜了别处的人了。”我这样一说,老人呵呵笑起来,他敲下两块灶糖给我。奶黄的月亮,缺了口。他又敲着铜锣往前去,当当,当当当。敲得人的心,蔷薇花朵般地,开了。

  一日,我带了相机去拍蔷薇花。老人的糖担儿,刚好晃晃悠悠地过来了,我要求道:“和这些花儿合个影吧。”老人一愣,笑看我,说:“长这么大,除了拍身份照,还真没拍过照片呢。”他就那么挑着糖担子,站着,他的身后,满墙的花骨朵儿在欢笑。我拍好照,给他看相机屏幕上的他和蔷薇花。他看一眼,笑。复举起手上的棒槌,当当,当当当,这样敲着,慢慢走远了。我和一墙头的蔷薇花,目送着他。我想起南朝柳恽的《咏蔷薇》来:“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诗里的蔷薇花,我自轻盈我自香,随性自然,不奢望,不强求。人生最好的状态,也当如此罢。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