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海棠花的随笔散文VQJ585-5260

发布时间:2020-04-02 02:36:19 编辑:玉女美文网
关于海棠花的随笔散文

  海棠花呈弯曲状,开着粉红的小花,在小花旁边掺杂着绿色的小叶子,令人产生乱枝纵横的美感。下面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海棠花的随笔散文,供大家欣赏。

  关于海棠花的随笔散文:海棠花

  安徽老家的农村是没有鲜花的。十二岁之前见过最多的是桃花、杏花和梨花,再有的就是很多不知名的野花,漫天地里到处都是,除此之外见过唯一称得上好看的就是芍药花。

  我的养父在国民党部队里当过十几年兵,有些文化,喜欢看书,也喜欢中草药,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芍药花种,就在自家的菜园里种下了。五月份的时候芍药花开,红粉相间甚是美丽,淡淡的清香常常引得各种蝴蝶翩翩而至,同时也引来许多孩童前来捕蝶,待孩童散去时,但见落花满地,这时候若让养父看见,就会雷霆大发,不过他老人家每次也只是吓唬一番,就背着手叹息而去了。

  现在想来,真要感谢养父的闲情雅致,才让幼时的我和众多的小伙伴们,在落后偏远的穷地方,看到如此美丽的鲜花!

  在老家度过了美好快乐的童年,十二岁时回到新疆亲生父母身边。我惊喜地发现妈妈喜欢花,而且很会种花。记得去新疆的时候是开春三月,在内地冰雪早已完全消融,而在新疆还是冰天雪地,偶有好天冰雪消融时,地上到处都是积水,早晚间很冷。也因此每家都烧有暖炉,热炕,进了家门就很暖和。我们家里的几盆花开的很艳,一盆是月季,一盆是玻璃翠,还有一盆是大叶海棠,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花。我一下子就爱上了它。那么娇艳,那么清香,惹得我经常趴在窗台痴痴的看上许久,也会把落下的花瓣收集起来捻成汁,模仿画报上的戏曲人物的妆容,涂到脸上当胭脂用,可惜不够浓艳,涂的也是花里胡哨:我还会把它放在茶叶里一起泡水喝,总之就是见不得它们浪费了。

  大叶海棠有玫红的和粉红的。海棠花花色鲜艳、圆润饱满,叶大厚实,虽长得体型较大,也被整个花瓣包围。妈妈怕长歪了,就用两根树枝给它做了个支架,用绳子绑在一起,把枝体和支架固定起来,海棠就笔直的往上长,记得当时和海棠站在一起,它已经和我齐腰了。现在想来这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海棠了。

  上海也有很多海棠,但花大都是矮本的。虽然它体型娇小但花色依然很美,我也是由衷的打心里喜欢,看到它便能勾起小时候的记忆。

  在星巴克门前的海棠,虽然和小时候看到海棠不一样,但在我心里它依然很美、很温暖,像母亲、像童年。看到它就如母亲在身边,这就是我喜欢海棠的理由。

  关于海棠花的随笔散文:海棠花开春来早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满城的海棠花全都开了,河岸边、公园里、山坡上,小道边,一树一树红艳艳的,热烈似火。一朵朵花儿重重叠叠,缀满枝头,绚丽耀目,一扫冬日的阴霾,我不觉怦然心动,身上的寒意全无,仿佛走进明媚的春天。

  小时候,故乡的冬天特别冷,感觉遥远而漫长。在冬天的寒意还未完全褪去,村口那两棵海棠花便如约开放了,早早地为人们传递着春来的消息。那时候,海棠在乡下并不多见,不像桃花、李花、梨花、杏花随处可见,所以村里人说这海棠树精贵,但不娇气、耐寒。每年海棠花开得十分耀眼,村里男女老少都前来围看,很是热闹。

  海棠花一朵紧挨着一朵,一簇连着一簇,密密麻麻,团团滚滚,在绿色叶片的衬托下,争先恐后含苞怒放,火红一片远看灿烂如霞,近看似一盏盏漂亮的红灯笼。一只只蜜蜂嗡嗡嗡地飞舞在花间枝头,闲时,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便来这里赏花、聊天,孩子们在树下开心地玩耍、嬉戏,笑闹声、欢叫声在花树间荡漾起伏,萧瑟、寂寥的村庄变得生动活泼起来。每当海棠花开时,父亲便感慨地说:“海棠花开春来早,春天就快来咯!”

  因此,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海棠花便是春天的信使,即使天气依然寒冷,但我知道,海棠花开了,冬天即将过去,春天就要来了。

  刚参加工作时,在办公室窗外正好也有一棵海棠树,同事说这是西府海棠,花苞时颜色红艳,欲语还休,好似胭脂点点,花开后变淡呈粉红色,清新怡人,楚楚有致。

  办公室已修建多年,陈旧、简陋,每天的工作简单而枯燥。当心情郁闷寂寥时,我便站在窗前,看一树繁花袅袅婷婷,静静地倾听海棠花开的声音。四季更迭,花开花落,有了这棵海棠的陪伴,灰暗的心渐渐变得安宁、平实,原本乏味的生活也有了些许色彩。

  自古以来,海棠花便是雅俗共赏的名花,素有“花中神仙”、“花贵妃”之称,文人墨客喜爱、赞美海棠,曾写下无数诗词广为流传。据《冷斋夜话》记载:唐明皇登香亭,召太真妃,于时卯醉未醒,命高力士使待儿扶腋而至。妃子醉颜残妆,鬓乱钗横,不能再拜。明黄笑曰:“岂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这是“海棠春睡”典故的由来。

  宋代词人李清照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委婉曲折,意境幽远:“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还有苏东坡在花开时节与友人赏花时写下的《海棠》诗,怜花、怜人之情跃然诗间:“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近现代喜爱海棠的名家也比比皆是。著名女作家冰心在《一日的春光》中充分表达了对海棠的喜爱之情:“所以有香的花中,我只爱兰花、桂花、香豆花和玫瑰,无香的花中,海棠要算我最喜欢的了。”

  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一生爱花,但中南海西花厅的几株海棠却让总理赞赏有加、情有独钟。每年花开,总理抽暇在庭院里散步,观花嗅花香兴致盎然,海棠花陪伴着日理万机的总理。总理走后,邓颖超大姐写下了《海棠花祭》缅怀总理,情真意切,读来催人泪下。“春天来了,西花厅的海棠花开了,看花的人已经走了,离开了我们,不再回来了……”

  牡丹高贵、玫瑰馨香,我独爱海棠无香,它艳而不俗,媚而不妖,清新自然,坦荡磊落。我想,做人亦当如此。

  海棠花开春来早,天边,升起如海棠花一样红艳的朝霞。与海棠相遇,我便拥有了整个春天。

  关于海棠花的随笔散文:海棠花

  早晨到研究所去的路上,抬头看到人家的园子里正开着海棠花,缤纷烂漫地开成一团。这使我想到自己故乡院子里的那两棵海棠花,现在想也正是开花的时候了。

  我虽然喜欢海棠花,但却似乎与海棠花无缘。自家院子里虽然就有两棵,但是要到记忆里去搜寻开花时的情景,却只能搜到很少几个断片。记得有一个晚上同几个同伴在家南边一个高崖上游玩,向北看,看到一片屋顶,其中纵横穿插着一条条的空隙,是街道。虽然也可以幻想出一片海浪,但究竟单调得很。可是在这一片单调的房顶中却蓦地看到一树繁花的尖顶,绚烂得像是西天的晚霞。当时我真有说不出的高兴,其中还夹杂着一点儿渴望,渴望自己能够走到这树下去看上一看。于是我就按着这一条条的空隙数起来,终于发现,那就是自己家里那两棵海棠树。我立刻跑下崖头,回到家里,站在海棠树下,一直站到淡红的花团渐渐消逝到黄昏里去,只朦胧留下一片淡白。

  但是这样的情景只有过一次,其余的春天我都是在北京度过的。北京是古老的都城,尽有许多机会可以作赏花的韵事,但是自己却很少有这福气。我只到中山公园去看过芍药,到颐和园去看过一次木兰。此外,就是同一个老朋友在大毒日头下面跑过许多条窄窄的灰土街道到崇效寺去看过一次牡丹;又因为去得太晚了,只看到满地残英。至于海棠,不但是很少看到,连因海棠而出名的寺院似乎也没有听说过。北京的春天是非常短的,短到几乎没有。最初还是残冬,可是接连吹上几天大风,再一看树木都长出了嫩绿的叶子,天气陡然暖了起来,已经是夏天了。

  夏天一来,我就又回到故乡去。院子里的两棵海棠已经密密层层地盖满了大叶子,很难令人回忆起这上面曾经开过团团滚滚的花。晚上吃过饭后,就搬了椅子坐在海棠树下乘凉,从叶子的空隙处看到灰色的天空,上面嵌着一颗一颗的星。结在海棠树下檐边中间的蜘蛛网,借了星星的微光,把影子投在天幕上。一切都是这样静。这时候,自己往往什么都不想,只让睡意轻轻地压上眉头。等到果真睡去半夜里再醒来的时候,往往听到海棠叶子窸窸窣窣地直响,知道外面下雨了。

  似乎这样的夏天也没有能过几个。六年前的秋天,当海棠树的叶子渐渐地转成淡黄的时候,我离开故乡,来到了德国。一转眼,在这个小城里,就住了这么久。我们天天在过日子,却往往不知道日子是怎样过的。以前在一篇什么文章里读到这样一句话:我们从现在起要仔仔细细地过日子了。当时颇有同感,觉得自己也应立刻从即时起仔仔细细地过日子了。但是过了一些时候,再一回想,仍然是有些捉摸不住,不知道日子是怎样过去的。

  到了德国,更是如此。我本来是下定了决心用苦行者的精神到德国来念书的,所以每天除了钻书本以外,很少想到别的事情。可是现实的情况又不允许我这样做。而且祖国又时来入梦,使我这万里外的游子心情不能平静。就这样,在幻想和现实之间,在祖国和异域之间,我的思想在挣扎着。不知道怎样一来,一下子就过了六年。

  哥廷根是有名的花城。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春天,这里花之多。就让我吃惊。家家园子里都挤满了花。五颜六色,锦似的一片。但是我却似乎一直没注意到这里也有海棠花。原因是,我最初只看到满眼繁花。多半是叫不出名字。看花苦为译秦名,我也就不译了。因而也就不分什么花什么花,只是眼花缭乱而已。

  但是,真像一个奇迹似的,今天早晨我竟在人家园子里看到盛开的海棠花。我的心一动。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