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株湖畔的那片枫树林

发布时间:2020-05-19 05:19:18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枫株湖畔的那片枫树林

  枫株湖畔的那片枫树林

  离开老家的生活已有26之久了,一些人和事也已淡忘。但老家晒场周围的那片枫树林始终在我的记忆中久久难忘。这片年龄跟老爷爷一样大的枫树林,在这片枫树林里,我拥有了无限的欢乐,在这片枫树林里,我懂得了童年和少年时代的人生真谛。记得老父母亲在世的时候,每次我和妻儿回家看望父母双亲的时候,我都会去看看这片枫树林,就像看望多年的老朋友。

  记得儿童和少年时期的春天,老家晒场周围的那片枫树冒出了嫩芽,嫩嫩的,绿绿的,好看极了!夏天,那些嫩芽都长大了,不再是那些小小的嫩芽,而成了一簇簇“小扇子”。清晨,叶子上滚动着晶莹的露珠,时不时从哪片叶子上落下一颗露珠,掉落在我的小手上,闪着耀眼的光芒,如果你手没放平,小露珠就会马上滚落下去,掉在地上,转眼就消失不见了。这时,枫林就是一片绿色的海洋,一阵风吹来,枫林就跟波浪一样翻滚起来。很热的时候,只要躲进那片枫林里,就不会感到炎热。秋风渐起,枫林换上了火红的新装。金色的阳光透过枫叶的缝隙,在地上画着各种形状的图案。在阳光的照射下,枫叶红得那么透,带着点点的光环,很是好看。冬天来了,爱美的枫树又换上了银装。一阵风吹过,偶尔会有一团一团的雪飘落,悄然无声。

  那是“推门入南山,转身下河湾”,一段久远的童年和少年生活的往事了。无法想象就是这些看起来平淡、无奇,乡野贫民百姓安身立命的居所,晒场周围的那片枫树林,竟如今都成了眼目里的景致,心底里的念想,让当下紧张忙碌的生活格外有了别样的味道,茶余饭后一点谈资,成为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乐趣。童年和少年时期,我的老家就居住在枫株湖畔晒场周围的那片枫树林当中。波澜壮阔的枫株湖,碧水深蓝,波光粼粼,勤劳的母亲和许多村民们一起长年累月坐着板船从枫株湖水库里出入。也许是老天无意撒一把枫树籽,在我童年和少年的记忆中浓抹淡写一笔绿色回忆。咧咧歪歪,奇形怪状,粗壮的枫树兀立在晒场周围,如威武不屈的卫士,美丽而梦幻般的盆景,桀骜宁性的游龙,蜿蜒于枫株湖畔,才有了小山村祖祖辈辈留下的故事,假如没有这片枫树林的存在,在狂风四起的时候,那一片汪洋的枫株湖水又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每当北风呼啸,枫株湖畔的湖水波浪四起,让人心里毛骨悚然,心有余悸。疯狂的雨声,肆无忌惮,有恃无恐的龙卷风就会在分秒中将晒场周边的房屋包围并吞噬着,让村民们顿时无家可归。也许就是我这种近乎多余的想象,让我突然有了感谢晒场周边的那片茂盛的枫树林的想法,是晒场周边的那片枫树林,在狂风四起的时候,就已经站在枫株湖畔老家小山村的门口了,摆兵布阵,在那些不受驯服,放荡不羁,摆出一副亦或隆起状,或东倒西斜怪异的枫株湖畔冲锋陷阵,坚强镇守了,而且毅然决然,毫无退缩,几十年乃至几百年。

  但是,还在我们懵懂的少年时期,绝不会懂得那片枫树林浓浓的暖意。那时晒场周围那片枫树林,郁郁葱葱,层峦叠嶂,捍卫枫株湖畔的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已深深地注入了我的血脉,影响到我孩童和少年时代稚嫩的心理了,或多或少让我们感受到枫树林的可爱。他们婆娑的外表,形态唯美的举止,已经足以让村民们觉得惬意不过了。

  晒场周围那片枫树林,是那样洒脱,枝枝杈杈旁逸斜出,古怪灵精,每一棵枫树就是一件艺术作品,充满无限的想象与遐思。有像躺椅状,有像驼鞍状,有如慈母状,游玩期间亦如一个天造地设的游乐园,惬意、曼妙、陶醉。尤其是夏天,炎热的太阳炎烤着大地,晒场周围那一棵棵的枫树,一蓬一蓬,又如母亲手中撑起一柄柄绿扇,少儿时期的伙伴们早已钻进了她的绿荫,在绿荫下幸福地玩耍着。这样的日子一直伴随到临近秋天,枫树果无意间成熟了,村民漫步在晒场周围的枫树林当中,开始采集枫树果了,我们才大梦初醒,发出又是一个秋天来临的感慨。眼前大片的枫树与枫株湖碧绿的湖水又有了另一番的景色,夹带着人们各种期盼,有说有笑,让人如痴如醉,如诗如画了。

  秋风送爽,一叶知秋。看晒场周围的枫树林的叶子就知道秋的近远,枫叶颜色随着初秋到深秋慢慢变化着,淡黄,深黄,淡红,深红。父亲花白的头发,静静地看着愈来愈红的枫叶,禁不住吟出“停车爱坐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父亲弯腰捡起地上的一片枫树叶子端详着,这是燃烧着绚丽的绯红,中间茎刚毅着成熟的橘黄,叶的上部摇曳着如醇厚的葡萄酒一般的艳红。他虔诚地夹在书里,仿佛要永久留住那一页。一夜北风后,片片美丽的叶儿跳着凄美的舞蹈依依惜别大树,轻轻飘落于地,门前厚厚的一层红枫叶。此时,父亲怕人们的脚踩在上面,将它们扫在一块儿,洒在家门前的小河里。枫叶与树分离在冬天,把自己交给了朔风,任其飘零零。如今枫树依然笑秋风,扫叶人却和枫树告别在夏天,把自己交给了蓝天白云,任其荡悠悠。枫树有情,一年四季站立在扫叶人的窗前,透过玻璃不见人。仰望蓝天,一块似手的白云在向它召唤。一阵风卷起几片红红的枫叶,飞向那朵白云的怀抱……

  随着人们脚步渐深,深秋也紧步后尘来到枫株湖畔,这时许多花已经渐落了,草木开始昏黄,老家晒场周围的那片枫树又换了另一副摸样,全身火红火红的,就如穿一身红色嫁衣的少女,打扮挺当就要出嫁成为新娘了,红得醒目,红得耀眼,红得让人羡慕,老家晒场周围便成了枫树的天下了,红红的一片,又让我心里顿时回想起我在第二故乡-----横峰葛源枫树坞红军操场的周围的那片枫树林,是当年革命英雄方志敏同志率领官兵亲手种植的,那片红枫象征着红红火火的土地革命,也印证了方志敏在《可爱的中国》一文中的预言:到处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是日新月异的变化......

  老家晒场周围的那片枫树,可称得上是老天馈赠我们的信物了,尤其在人们与自然相距得越来越远,应该有理由回想曾经有过的好山好水好风光。那是记忆里永远抹不去的红枫林啊,他曾以小山村人劳动之余休闲纳凉的功能,茶余饭后消遣的集体乐园存在过啊。村民们曾以百里红枫林引以自豪,感受家国的幸福与快乐和无忧与无虑,享受祖国大好河山的无限美好,可是随着经济体制转轨变形,那红彤彤的枫树林成为了个人庭院里的风景,甚至随着家庭产业转移,国家城市扩张正悄然消失,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美丽的枫树林只能成为写在记忆深处的一道风景,在人们回忆里拂动。枫树林,红色的枫树林……枫树林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就连老家枫树林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就连老家晒场周围的那片枫树林,如今也已不见踪影了,已经都成开阔地了,那些曾经有过的记忆,也只是一段对家温馨回顾,一段难忘的历史了。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