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二姨还债ZGC298-10267

发布时间:2020-03-27 00:33:02 编辑:玉女美文网
难忘二姨还债

  二姨住在乡下的一个大山沟里。那地方很穷,没有水田,仅有的几块旱地也很瘠薄,每年只种一些玉米和马铃薯,间作一些杂粮。一年下来,只够敷口。

  十多年前的一个上午,我正想出门上班,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惶惑地站在门外,头缠粗布帕子,脚穿旧胶鞋,手里提着一个竹篮,竹篮里的东西鼓鼓囊囊的,用一块围巾盖住口沿。

  这不是二姨吗?我赶紧把她让进屋。只见她瘦小的脸淌着汗水,脸颊上还有一道道明显的汗渍,一副焦急的神情。我给她沏上茶,等她缓过劲来就问有啥事这样急。

  她说:“侄儿啊,姨有难处啊。”她喝了口茶,好像哽住了,说不出来。

  我劝她:“二姨,别急,有啥事只管说,天塌不下来,没有过不去的坎。”我知道,二姨是个要强的人,轻易是不会向别人开口的。

  又喝了口水,二姨才接着说:“这几天开始收农业税了。定的是六月二十五号前全部缴齐,缴不齐的要加收滞纳金。你晓得,你姨父和我都是跨六十的人了,你大表哥早年分家,搬到外县去住,指望不上了。你表弟刚完了婚,就出去搞副业,听说还没有找到活干。这催农业税的一来,我们急得团团转,卖了几只鸡,你姨父到坡上采了点金银花、大黄,还有一些别的草药,凑了不到两百块钱。还差三百多块,我们实在想不出办法,就扛着这张老脸来找侄儿你,想个法子啊!”说完,泪花就在眼眶里打转。

  原来是这事!我慢慢想起,这几天正是春夏之交,到处都在收税费,正是乡村干部忙的时候,也是农村紧火的时候。

  听完二姨的诉说,我心里也不是滋味。今年的税费,人均要一百五十元,二姨一家四口,要六百多元呢!一时之间要凑够,确实不容易。二姨和我娘就俩姊妹,我娘已过世,剩下二姨身体还健朗,看到二姨仿佛就看到了我娘。我二话没说,赶紧进屋去取了四百元钱,交给二姨,让她抓紧时间回去给乡上缴,免得受罚。二姨颤抖着双手接过钱,擦了擦眼角说:“侄儿呢,你这算把姨救了。等你兄弟挣了钱回来,连本带利给你还。”说完,就打开竹篮,里面全是鸡蛋、腌春芽、还有鲜胡豆。“这是姨准备的土菜,给你们送来改个味口。”她一样一样拣出来,放在厨房里,交给我妻子。

  我非常感动,觉得这是最难得的礼物,是农民最朴实的感情表达。待送走了二姨,我沉思良久,心里难以平静。

  此后,二姨又进了一趟城,一进城就到我家来,一来就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鸡蛋、拳菜、磨芋豆腐、豆芽,全是土特产。二姨说:“借你的钱缴了税费,一时半会儿怕是还不上,我就给你们拿菜来,心里稍微安顿些。”原来她是用这些土菜来补偿借钱未还的歉意啊。

  我有些不忍心收二姨的土特产了。纵然,在我们看来,那些菜呀、蛋呀什么的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一个农村妇女来说,要采集、要晾晒、要喂养,多么不易啊。我就说:“二姨啊,以后有啥事,只管说,别费心劳神的啦。你身体不大好,以后没啥大事就不要跑城里了。方便了我们来看你。”二姨听了,有些不高兴了:“你是嫌二姨了啊。要是嫌我这个农村老太婆,我就少来。”我赶紧说:“二姨别多心。我是怕你劳神动腿的,我们巴不得你多来呢。”

  此后十多年,我很少看到二姨了。因工作调动、孩子上学等事,有时搞得焦头烂额,二姨家的事就没多去想,像借钱那些事早已忘了。

  今年年底,寒风呼啸,冰天雪地,是历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季。中午,我还没有下班,妻子就从家里打来电话,说家里来客人了。但没有说客人是哪一个,只说回来就知道了。

  我赶紧骑车回家,推开门一看,坐了一屋人,说笑声不断。满屋子暧暧和和。原来是二姨一家人来了。有二姨,二姨父,还有表兄弟两口儿,还有他们两岁的小宝宝。二姨全身都换了,新帕子,新衣服,新布鞋。二姨父也穿一身新。

  见我回来,二姨有说不完的话。她拉着我的手说:“前几年多亏了你帮衬,姨才缓过劲儿。没得进路,缴了几年的税,把人缴得心急火燎。后来,我也想过向你借钱,没成想乡上开会说,农业税政府全免了,再不缴了。还给五十元的良种费,要我们多种粮食,多赚钱。恰好啊,你表兄弟出门也熬到头了,跑了那么多地方,就是找不到活干。还不是到新疆去摘棉花,才找了个好去处。每天最高的能挣到百十块钱,两三年下来还挣了点钱。今天我们就是来给你还钱的。”

  这确实是一个喜讯。大家都说二姨熬到头了,从此要走上富裕路了,我妻赶忙过来给二姨拢了拢头发,扯了扯衣角。接着,表兄弟递给我一叠一百元的票子:“哥啊,这几年,你和嫂子确实帮了我们啊,算下来连本带利共是一千元,今天我如数还了。”说话的时候,二姨又打开篮子,里面全是鸡蛋、咸菜、豆芽,一样一样的,如数家珍。

  我有些激动,也有些震惊。就是那四百块钱,我早忘了,现在还要还,而且还带利息。哪能接啊。于是就怪起表兄弟:“就三四百块钱,当时谁家不急啊。现在你还当真了。快收回去。”但表兄弟说:“这钱一定得还,这利一定得补上。我妈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年紧火的时候,你们拉了我们一把,那就是救命啊。借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不收下,就违背了我妈的意愿,也不符合我们家的祖训,就当是成全我吧。”推来搡去,互不相让。我妻子看到这样,就过来改交,对着我说:“先收下吧,下来想办法解决。你看你们哥儿俩衣服就扯破了。”

  无奈,我只好收下。

  随后我们就拉起了家常。

  二姨说:“我给你姨父、兄弟商量过了。现在日子好了,更不能活懒散了。每年还得攒点钱,养几十只鸡,种点药材,像金银花、枝子、枳壳、柴胡都可以种,把我们这几年零碎买卖变成大宗买卖,赚大票子。有国家补助良种,还得请几个人把几亩瘦地砌上石坎,挑成梯地,把庄稼侍弄好,还能多养猪。”

  说完,表兄弟、姨父都点点头。表兄弟还说,这两年,出门打工,垫了一点底子,就按妈说的把这几样办好,运气好的话还能发点小财。

  我听了,觉得这简直是一个宏大的计划。有项目、有资金、有劳力,咋搞不好呢?要摆脱穷日子肯定没问题。我更觉得这主要是国家给农民更多的优惠政策,老百姓一身轻,脑子也开窍了,致富路子越走越宽。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