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我和花儿有个约会

发布时间:2020-06-30 04:20:15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春天,我和花儿有个约会 春天,我和花儿有个约会  春风荡漾,陌上花开,不管年轻与否,都莫辜负了这一季的花枝招展,何不趁着大好,和花儿来一次亲密约会。与花缠绵,千娇百媚。  沿着河边,不必着急,就自然有各色花儿牵引了你的视线。嚇,好一片艳红,红光直冲云天,连云儿也忍不住低垂了眼睑,俯身端详,那一片醉红,映衬着云霞,羞红了脸庞。  原来是桃花,艳如花海。穿梭的人群忙碌在林间,相机的快门轻轻一闪,这一树的花枝便锁进了游人的镜头,如同抓住了美人,收为私藏。人与花之间仅有一张照片的缘分了。花是要看要观要赏的,如此霸占,并不细赏,绝妙美色,又有何益,回家之后无非如同“美人充下陈”一般随手搁置,再好也不过是用为手机或电脑的桌面,久而久之,总归还是会厌倦的。  幼时读“桃花扇”,总觉得壮烈而凄美。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为一枝桃花,如同普通人的生活。那时,无论我还是他,我们的扇子都还是空白,且笔酣墨饱,窗明几净,只等有人来落笔。而且还总想象着那空白上若有淡淡的人影子打了底子,像有一种精致的仿古信笺,白纸上印出微凹的粉紫古装人像。——该是一把很精致的桃花扇了。  我向来不甚喜欢桃花,因为太艳,就未免有些俗气。如同过了气的天涯歌女,用尽了粉饼胭脂给自己浓妆艳抹,努力想争个出镜率,再续一段前缘。偶尔抬头,斜眼一瞥,台下依然沉寂。不甘心的老歌女只好扭动起不再纤细的腰肢,摆着过时的姿势与造型,一头汗地挣扎着不肯离去,时时蹿出来唱一两嗓子,这样的情形,实在让人厌烦,即便是当年的旧相识来了也会下了眉头又下了心头地厌烦起来吧,着实让人受累。  有时我觉得桃花更像是一位男子,一位心急火燎般急色的成年男子,我想这样的比拟也只有我了吧。女人如花花似梦。很少有人用花来比拟男子的,即便有的话,也就是林徽因了,她曾用白玉兰来比拟徐志摩,精妙绝伦,充满了仙气和灵气。花不应该只是女人的专利,也可以用来比拟男子的,那就只有这桃花更像是男子了,那一片急色的艳红,不正是男子活色生香般热烈的情怀吗?“命犯桃花”男女皆有,若把这里的“桃花”解作男子该最为恰当吧。女人只会红颜薄命,只有男人才会屡屡进犯,揉皱了满满一湖的女儿春水,最后,变成碎玉的,尽是那清脆薄凉的女儿之心。这凡间人世,又有哪一个雄性动物能够免俗呢?  艳红的桃花霸气十足,欲望外露,不达目的不罢休。敞开一颗扑扑乱跳的红心,要拥你入怀,让你融化在醉人的酡红里,连同前面过了气的老歌女,即便是她尚不过气,还正在当红,也难以做到拒绝或躲避吧。薄如蝉翼的女儿之心,轻而易举的被捋了去,何必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相逢就是缘,缘来惜缘,缘去随缘,就这样聚了散了绵延不绝,生生不息。  修篁惠风,苒苒在衣,姿态娉婷,婀娜多姿的女子,飘飖若流风之回雪,带给桃花男人世的慰藉。于她,又何尝不是慰藉,寻找这人世间温情的记忆和与花缠绵的痕迹。  花中我最爱的还是那些素色的,杏花、梨花、白樱花、白玉兰等,只要是素色的就是我的最爱。花是仙子降落人间,只有素色方显超脱,空灵通透,飘飘欲仙。初阳的光辉洒落下来,那素颜在一片光影中蒙昧如纱,恬静安然。不必着急和花儿合影,且放下相机,用心去看,如年少时祖母的花园,各色花儿,四季更替,没有相机也无需相机,早已烙在了儿时的脑海中,至今封存完美,永不褪色。  观花最好的是去祖母的花园,小院竹篱,春水荡漾,一切还是初时模样。这里,不必和人争先恐后,摩肩擦踵。端一把椅子,静坐院中,采一束花影,泡一壶清茶。这赌书泼茶,倚楼观花的日子清简如水,寂静无声。任凭窗外风云交替,车水马龙,内心安然平和,洁净无物。返璞归真,随缘即安。  祖母花园里的梨花最美,这让我常常想起“空庭寂寞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和祖母很像,她果真极少出门,只侍弄她的花儿,也许她的心是寂寞的,尽管她的花园并不寂寞。  那年,那一树怒放的梨花,已不知遗落在谁的梦中,老了青砖,湿了黛瓦。我想祖母一定有过一段追求青梅柳梦的美好时光,只是时光流逝,岁月无情,祖母固执地行走在旧日时光里,迟迟不肯踱步。那些动荡不安的世事,已化作流水淡烟。风月情愁的昨天,也只是刹那惊鸿。  那年,论文缠身,我的春天就只能在斗室挨过。站在阳台,绿树环绕,是香樟,繁密的枝叶,惹眼的绿波,并不妨碍我对花儿的思念。极目远眺,视线所及之处,影影绰绰有些粉影,是樱花,只能远观,无暇近赏。他便及时送来一束白玫瑰花,因为他知道我极不喜欢红艳如桃花般的红玫瑰,那样浓艳,漾在胸口抹也抹不开,压得人窒息般的难受。  那束白玫瑰开了很久,大约二十天,越开到后来,颜色愈有隐隐的青碧透出来,配着我喜欢的紫色花纸,每晚刻苦攻读的时候也觉得愉悦。以至后来花谢了,都被我爱惜地收起来一直珍藏到了毕业。  前几日整理东西的时候还翻出了这些花瓣,似乎还未香消玉殒,就好像我和他曾经的相遇,在岁月的印记里暗香残留。  花中我最不喜欢的是菊花。因她开在秋天,接近萧索的季节,让一切荣极必枯,带来悲凉之伤感,一颗狭小的心实在难以承受这幻变明灭。加之菊花张牙舞爪飞扬跋扈的样子,让悲凉之中又徒添些许悲愤。花儿的柔媚在菊花这里消失殆尽,难以心静,仿佛不经意一转首,暖风已被冷冽吹去,吹散了繁花似锦,只余枯枝清冷。  看罢繁华盛景,深知众生不易。远处,古老的山坡,几户人家炊烟袅袅,旧宅深巷里,已是灯火阑珊。  时光且住,不言离别。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