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终身

发布时间:2020-05-01 07:13:34 编辑:玉女美文网_爱上阅读_美文摘抄400字
此岸终身

  没有太多的话语,也没有太多的思念。你就站在我的对面,这些,都是多余。

  相识已有三年零六个月,点点滴滴都刻在了相守的岁月中。我原本以为就这样天长地久的生活下去,朝闻清泉暮赏昙花。远离凡尘的纷杂、喧嚣,纵使清贫孤苦,有你倒也怡然自乐。

  你也曾许我不离不弃,你也言伴我白头到老,我傻傻的信以为真,做着如公主般的童话梦。不过,我的梦一直维持了如童话般这么久,纵使现在清醒,我也不应该再有遗憾。

  你知道,我不会为了你的离开而寻死觅活,也不会夜夜悲歌日日愁肠。我相信我是了解你的,就像你了解我一样;可我也相信我并不了解你,就像我曾不逼问你来自何方、是否在你的心中早已有了那一个她。

  今夜,月正圆。

  浅浅溪水相隔仅一丈之远,映出你为我点燃的点点灯火。月光下,竟是那样的美丽与温暖,仿佛回到了你我相遇的那一天。你孤身一人满带愁索,将手中一盏盏的孔明灯放飞,眸子里嵌着无尽的哀伤。你见到我的那一刻,身体猛的一惊,片刻之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相对着,我报以浅浅的微笑,这,也是我唯一能够为陌生的你所能做的。

  月,又圆了。

  昨夜,你望着手中的书信,双眸如火炬般不可思议的燃烧着,身体颤颤巍巍地向后跌去。在搀扶你的瞬间,我看到了右下角处月琉璃三个字。我多想是自己的幻觉,可是,的的确确是那三个字,温温玉雅的三个字。

  你满是欢喜,却不曾看到我那时的忧伤;你双眸似火,却燃不尽我心头的悲凉。是夜冷了吗?为何却听到淅淅沥沥的落雨声?

  一夜,你未开口;

  一夜,独我彷徨。

  既然知道未来是什么模样,何必假装着留你彷徨。我不属于你的蓝天,纵使化身一只飞鸟,也只能无尽缥缈。

  纵使离别,我也要好好的;

  纵使悲伤,我也要好好的。这一切,都只为回报你给我的这段温柔。

  清晨,当朝阳还隐匿在大山腰处时,她便独自来到了两人共同开辟的数亩菜地旁。将鲜嫩的韭菜、菠菜、香菜等放到了身侧的箩筐中,满满的。

  这一切,都是蹑手蹑脚,唯恐惊醒了正在沉睡的他。

  一个人在熟悉而又陌生的黑暗山林中穿梭,只为赚得一些银两,做一顿丰盛的离别宴。

  山外的小镇,算下来自己仅仅来过三次,每次都是和心中的他一起,一路走来纵使三四个时辰,那也是最浪漫的旅途。而转眼间,这一切都将成为回忆,美好的回忆,现实的无奈。

  忙碌了一天,直到酉时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踏上了回家的道路,途中满是古兰青的醇厚酒香。

  古兰青——他的最爱,可是在三年零六个月中,为了身边的她,仅仅偷尝过一次。而这一次,她却将这种味道深深刻在了心头。

  他,清晨醒来的第一眼,发现身边的她已不再。当时千般的歉意、万般的羞愧涌上心来,随后便是排山倒海的焦虑与担忧。呐喊声、呼唤声,声声回响在山林深处。

  没有她的那一刻,失去她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她在自己的心中竟是那样的重要。瘫软地坐在地面之上,看着两人精心忙碌的小院。那牵牛花恣意旺盛地缠绕在篱笆上,开满了鲜红的小喇叭。就像扦插篱笆时,自己粗手粗脚被刺破手指的鲜血,此时竟流淌在咽喉处,浓郁着血腥的甘甜。

  泪水,滴落在地面上,此时,才愿坦诚的面对心中已无可避的真实:她——心中的全部!

  拖着长长的身影,背着满满的沉重的箩筐,像是一盏明亮的灯火,照亮了他萎靡希望。

  一把将她揽在怀中,仿佛牛郎织女久别重逢的欣喜。她在他的怀中迷茫而不知所措,她又在他的怀中温暖而落泪。

  他看着她身后背着的满满的箩筐,将她抱得更紧,用大而有力的手掌,取过了箩筐的背绳,放到了地面青青绿草之上,脸色顿时冷厉,轻轻推开了她:

  “我曾告诉过你,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离开我的视线,难道你忘了吗?”

  她无言,僵在了原地;她失措,交织着双手。

  “既然无言以对,既然惊慌失措,那就要接受惩罚?如何?”冷冷的眼眸直视着垂首的女子,嘴角微微一勾,轻挑眉角,一步步逼近。

  “这?”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这般的他。在她的心中,他一直是那个温文尔雅、翩翩风度的书生少年。

  错愕间,火热的唇瓣已经抵在了她的嘴角,像是一只贪婪饥饿的老虎,品味着口中的猎物。

  她为他做了最为丰盛的一顿饭,她为他打了最为醇香的一壶酒,她更为他扎了最令她心碎的离别孔明灯。

  他扎灯,无意照亮了两人的相遇;她扎灯,有意照亮了两人的分别。

  一顿饭,她不言却含笑;一顿饭,他夹菜语不休。一如往常,更胜往常。

  夜星明媚,寒露轻盈,点点青葱,点点明灯。

  溪水相隔,他屈身燃起一盏盏孔明灯。他无语,没想到她竟为离别演绎一场灯火煞费苦心。嘴角的笑容,映衬在清澈的溪水中,眼中的迷茫扩散在久远前的记忆。

  曾经有一个女子——月琉璃,也像她这般的让自己又爱又恨、又怜又痛。明明可以抓住、明明可以留下身边的人,却总是将最终的选择留给他。她想让他自由,却不知道他没有她又怎会自由!

  当初因一场大火,原以为自己最爱的女子已经葬身火海。可就在昨晚,一封书信却让自己埋葬多年的那颗相思豆发芽。只要自己一转身,就可以回到远处曾经最爱的女子身旁。陪着她说笑,陪着她吟唱,而这里,一切的一切都会被渐渐忘去,甚至是她。可是,他能吗?他能将她忘掉吗?

  他沉思着,点燃手中的孔明灯。却不想,被璀璨的火焰灼痛。她看着,心头微微一颤,却面色依旧。她知道他不属于这里,而自己,也不属于这里。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孔明灯一盏盏的飞向远方。此时,他的手中早已没有了可以放飞的灯盏,却依旧埋首看着水中的倒映,击打着手中的火石。

  她亭亭玉立,在黑夜中,在飘飞的灯火中,像是不食人间的九天仙女。

  他无言,她无声。

  “你难道就不挽留我一下吗?”沉默过后,他站起身,开口问道。

  “你若让我留下,也许我会考虑一下!”还没等她开口,他立刻补充道。

  望着隔岸的他,她依旧没有一丝的波动,却躲过了男子灼热的眸子。

  “你当真希望我离开?”不知为何,他笑了,深刻的面容倒映在水中却多了几分狰狞。

  已经习惯了有她在自己身边,而没有了自己的她,她又该怎么办?自己又该怎么办?

  久久未见她开口,他冷冷地笑了几,说:“就算你开口求我,我也不会留下来,为你留下来!”

  转过身,背对着女子沉默了良久,蠕动的喉结终究是没能吐出一个字。

  风吹过,一盏孔明灯摇摇晃晃地落了下来,掉在水中,绞碎了冷冷的背影。

  脚步缓缓迈开,碎影渐渐消失在粼粼水波中。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亲手扎那么多孔明灯吗?”突然,女子秋水般的眼眸再也无法平静,颤抖着补充道“这应该比我们初次相遇时还要多吧?”

  男子微微一愣,不知女子何意,不过倔强的他却仍背对着不肯回头。

  “不知!”冷冷地说着,眼眸微微抬起,落在了朗朗夜空。满天的孔明灯,仿佛天际的一颗颗星星。

  “你一定很喜欢她吧?”女子微微一顿“或许应该说很爱她吧?”

  男子没有说话,紧紧握着手中的那封被自己揉成团的书信。他是很爱她,不过,那只是止于过去。而如今,他也不知道谁是自己的最爱。

  “那时,我看到天空飘着的孔明灯,便一路来到了这里——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点燃如此多的孔明灯,但却从你的眼眸中看到了无尽的忧楚悲伤。”

  女子抬了抬头,看到又一盏孔明灯被风吹灭,落了下来。

  “从那时,我们画地为邻。每天都可以听到你忧伤而又绵长的琴音,为了不辜负这世间仙乐,我便和歌献舞,尽酌这琉璃韶光。”

  女子微微一笑,记忆中的那段时光,仿佛就在昨天。可眸子瞬间一暗,落到了水面,那坠落的孔明灯随着流水已尽西归,再难复返。

  “如果,如果没有那封信,也许我们就不会到今天的这种地步了吧?”苦苦一笑,却是愈加心酸“不过,真的,满天的灯火,真的很漂亮。”

  女子缓缓抬起眉角,眼眶中的晶莹涩涩的模糊:又一盏孔明灯落了。

  女子没再向水中望去,送别的时刻也将结束,纵使全部落下又有何妨!该留的,始终留不住;该守的,始终也守不来。

  男子紧握的手,青筋暴露。他已面对过太多太多的选择,冷酷到底、无情到底才对,可为何每次都是伤痕累累、痛彻心扉。

  “你不会要等到所有孔明灯都落下,才告诉我你想说的吧?”有些话,终究是要问的,即使不开口,有她的气息也是好的。

  女子咬了咬唇,道:“当初,当我看到你为她放飞的满天孔明灯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她。将来有一天,若是也有这样一个男子出现在我身旁,那我一定会将亲身扎织的写有我和他名字的孔明灯放飞在皓月星空。若是月老有心,红线为引,情丝为弦,悬于蟾宫金桂之上,生生世世,年年月月。”

  话语一落,已见得周身地面之上莹莹弱弱,璀璀璨璨。

  一地的烟火,燃尽永久的牵绊,不离不弃。

  不知是悲,不知是喜,泪水在七尺男儿的眼中流淌成河。手中残破的灯盏,清秀地写着文瑶、君城。

  回过身,缓步走去,脚下的青草隐隐散发着幽香,心中的她绵绵绽放绚烂的芬芳。

  月光下,破碎的书信飞舞在迷茫的岁月中,清晰在隔岸的眼眸。

  溪水涓涓,灯火灿灿,一袭素衣,两番情缘。

  今生,执手灯火照相思,明月寒舍两悠悠。

  来世,羁旅山河荡扁舟,红梅香雪数点点。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