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员节的温情记怀YEA862-6877

发布时间:2020-03-25 15:58:44 编辑:玉女美文网
教员节的温情记怀

  今天是九月十日,教师节。这是一个单纯而特别的节日,这一天,只要是读过书的人心里可能都有一份感恩情怀在其中,我亦如此。虽然我书读得并不太多,正经八百的全日制教育只到高中二年级,但就是这十来年的求学生涯,我还是碰到了一些让我记怀一生的良师,这个日子里,我想将一份份无私的恩惠晒出来,那是一些过往的温暖,也是一些我受之终生的大爱。

  第一位让我有具体印象的老师姓辛,至于叫什么到现在我都一直不知道。我们那时管她叫小辛老师,因为当时我们学校还有一个年纪相对大点的辛老师。她是我小学时在望城九子小学一至四年级的班主任,印象里矮矮胖胖的一中年妇女,戴一副高度近视眼睛,面容看上去挺温和的,但实际比较严厉。有一次上课,科任老师没来,同学们都觉得挺高兴,就开始玩了起来,我居然闹腾到帮同桌一个女同学头上抓虱子,被辛老师从窗前走过时发现了,发现班长带头玩闹,很不高兴,走进教室,杀鸡骇猴,抓起我的手,不由分说就用尺子狠狠地打了我几下,掌心立竿见影地红肿了起来,疼得当时就哭了起来。不过课后,辛老师把委屈的我单独叫到了办公室,说了一些道理,比如班长应该带头遵守纪律应该带着同学共同提高学习成绩之类的话。也就是那番话,第一次在我的心里丢下了有关责任的种子。从小学到高中,我长期担任班长职务,辛老师的那把尺子和那番话总会潜意识里地激励着我,班级总会保持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气氛,甚至走上工作岗位后担任一些职务,责任意识也始终如影伴随。辛老师的家距我老家不是太远,前些年有一次回老家,经过她家后面那条路时,碰到她正在散步,近三十年的时光,已将当年印象中那个干练严厉的老师变成了一个真正和蔼可亲的老人,深度的近视眼镜依旧,花白的头发,比当年似更胖了些。我下车叫了她,她居然毫不迟疑地就认出我来,一下子叫出我当年的名字,深深的皱纹里开着与年纪不相称的笑容,我很惊诧,亦有汹涌澎湃的感动。

  第二个值得我记怀的老师姓丁,名叫丁仁珍,我在望城中学初中一年级时的班主任,教我们语文。也是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妇女,慈眉善目,没见她在学生面前发过脾气。是她当时发现我有些写作才能,常把我的作文当范文在班上朗读。记得有次学校组织作文比赛,我得了第一名,丁老师亲自用毛笔把我的获奖作文抄在一张硕大的红纸上,张贴在学校大门口最显眼的位置,全体师生进出校门都看得见,产生了很大的轰动效应,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有了写作兴趣,以致于这么多年一直当作一个很喜欢的业余爱好,至今出了两本散文集,加入了湖南省作家协会,获得过丁玲文学奖,也算是小有成就。从这点来说,丁老师当年对我的宠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丁老师还着重锻炼我的组织能力,当时初中一年级就两个班,我当班长,丁老师希望我带领这个班在各方面都不要输给另一个班,给了我很多锻炼的机会。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那年国庆节,另一个班组织了台晚会,我们居然没想到这事上去,看到隔壁班歌舞升平,我们奈不住了,不能输给他们啊。于是给丁老师说了一下,老师说你组织吧。于是我和几个班干部一商量,临时起义,把桌子椅子一搬,即兴开场,唱歌的跳舞的吹笛子的打拳的诗朗颂的都有。我临场讲了一个从妈妈那里听过来的笑话故事,惟妙惟肖,博得满堂彩,那也是我第一次上台表演。那次晚会很成功,到现在都记忆尤新。后来没多久,县里组织一个初中生演讲比赛,丁老师鼓励我参加,我当时说我不敢,丁老师说你把那天晚会上讲故事的胆量和表演才能拿出来就行,这样我就参加了那次县里的演讲比赛,得了个三等奖。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县一级的比赛,第一次真正的见世面。自那次后,我渐渐地变得大气了些,摆脱了农村小男孩的那种小家子气,沟通能力组织能力以及思考能力、胆量都有了一定的提升,对我以后走入社会谋生谋职都产生了不可否认的影响。很多年没见过丁老师了,应该早已退休,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看看她。

  第三位我要认真感谢的叫刘梅枝老师,初中三年级的班主任,也是教语文的,我印象较深的老师全是语文老师,这大抵与我的语文成绩有关,瘦小精干,风风火火。我读了两个初中三年级,第一个初三时她便是我的班主任,后来我因病休了一年学,读第二个初三时还是选择了在她班上。其实那时还有一个男性刘老师要我去他班上的,因为那时我的作文已是全校小有名气的了,一般来说,每个老师都希望班上有这样的明星学生(我是不是太自负了一点)。当时我成绩很好,本想考中专的,刘老师也重点培养我,给我开了些小灶,只是后来政策有变,凡是复读、休学、留过级的学生一律不得考中专,刘老师也觉得很遗憾。那时在刘老师班上,她指导我参加过好几次省和全国性中学生作文比赛,获得过一些奖,记得那时有个很有影响的“华夏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我获了个三等奖,把刘老师高兴坏了。去年春节,我去看望了二十多年未见的她,刘老师见着我非常激动,甚至有些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的感觉。岁月无情,人明显苍老了许多,加上一些老年病,更见得瘦了些,眼睛也不好使了,见面就有心疼的感觉。她老人家居然还保存了我一本当年的作文本,当她把那本已经泛黄的作文本交给我时,那种感动真是无以言表。对刘老师记忆深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第一个初中三年级生病休学后,刘老师曾带着班上几个同学专程到医院看望过我,对当时一个十四五岁的学生来说,是一件极其感动与幸福的事情。感恩,并不在于发生过的一些感天动地的事情,相反有时仅仅的一点感动,便会让人铭记一生入骨化髓。

  还有一个必须要隆重推出的叫颜龙老师,现在临澧四中的副校长,我高中时的班主任,应该说是到现在为止,交情最深的一位老师。当时升高一时,年级共五个班,从18班到22班,我们是22班,排序最尾,当是学校是有重点班的,排序前两号的是重点班,初次分班时学生整体成绩自然会好些,22班初分班时整体成绩自然就差些,记得那时我们班第一名的升高中成绩在全年级到了十几名,第一次月考,也确实与分班时的成绩顺序吻合,我们班无可争议地排在最后一名,还引得了当时另外一个班班主任(任我们班数学老师)的冷嘲热讽。颜老师当然也很生气,脸上没光啊,后来把我(不好意思,我又是班长)和团支部书记一起叫过去,要求我们发挥班委会作用,扭转学习风气,因为当时我们班确实玩兴较大,包括我们班干部在内。不蒸馒头争口气,就这样,我们班委会开了动员会,带领大伙认真学习,学习风气大为转变。大家也真争气,到了期中考试,全部七科,我们班五个第一,数学超过了那个曾经嘲讽过我们的那个老师的班。颜老师和我们都非常高兴,击掌相庆,也就这件事,师生默契,让我第一次理解了团结一心的力量。其实最让我记怀的不是这些,而是一件关乎我私人的事情。我高一时因为一次打抱不平,与校外社会青年结怨形成长期纠缠,他们经常跑到学校里面找我滋事。那天学校开运动会,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跑进来说校外有人找我,我当时没多想,就跟着那个人出去了,没想到又是那伙社会青年,气势汹汹的就准备围攻我。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颜老师蹬着自行车从学校里追了出来。当时他的腿因意外受伤后还打着石膏绑带,当他从别的同学口中得知有人叫我出了校门,猜到不妙,马上追了出来,喝令那帮社会青年住手,把我拉进了学校,避免了我又一次被人毒打。所以,当时颜老师拖着伤腿从学校追出来义正严辞的样子,到现在都深深的留在我的脑海中,如在昨日。尽管后来还是因为这件事我神情恍惚成绩大幅下滑,并至后来被迫当兵入伍,原本颜老师是希望我能读大学的,但作为我读书生涯的最后一位班主任,交情就永远的结下了,以至这么多年,不管我在哪里,心情怎么样,只要是教师节,我都会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过年的时候,只要在家,有时会约上几个同学一起去看看他。到现在为止,我们可以说是朋友关系了,超越了师生关系,家里有什么红白喜事都相互走动着。尽管我现在的际遇并不太好,但对老师那份感恩之心却永存我心。

  还有许多老师,时过境迁,有些姓名也都忘却了,有些老师甚至已离开人间。但我知道,我能有今天健全的人格,有自已的一份事业,都是那么多默默无闻的老师一点一滴传授教导的。有些老师,不但是我知识上的老师,更是人生的老师,他们在教给我书本知识的同时,更是启谛了我人生道路上许多的道理。因此,在这个特别的日里,遥祝天下的老师都能健康幸福,平安一生!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