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前提是消除恐惧DPE622-1072

发布时间:2020-03-26 00:32:08 编辑:玉女美文网
教育的前提是消除恐惧

  听过一位老师讲述亲身经历的案例。他班里有个男生每周一是不敢上学的,只有周二和周四才会面前来校听课。以至于他的父亲恼羞成怒,有一次竟然五花大绑式地把孩子“押到”学校来上学——可是一不注意,孩子又从学校开溜了,无法控制。他的父亲忧心忡忡,四处寻找心理医生,希望能够解决孩子这种畏学情绪。刚刚接班,这位老师也不了解具体情况,只是感觉眼前这个孩子很有个性,心里应该藏着什么秘密。这位老师决定试着帮帮这位无助的父亲,也帮帮这个孩子。

  他对这个孩子进行了多次家访,每一次都表扬孩子在学校的进步;他在学校里找机会就与这个孩子交流,让他承担一定的任务;他会在课上提问他老多次,每次回答都会尽量用表扬和激励的话语……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这位老师知道了发生在孩子身上的一些故事。

  这个孩子在原来的班级时确有不完成作业的习惯——其实在我们学校里,有很多孩子因为不懂得作业的“重大意义”而选择玩耍为主。面对这个孩子,可能他的语文老师、数学老师、英语老师都已经达成了共识,课堂上这个孩子是一点尊严也没有的,甚至,他常常被当做反面典型严肃批评。有几件事情更是令人触目惊心,已经由单纯的教育发展到了“杀一儆百”的失控状态。英语背不过,老师让他伸出手,啪啪啪地一连就是几十下,疼在身,冷在心;数学老师把他没有做的作业本噗嗤一声扔到窗外,引得同学笑声窃笑;语文老师更是别出心裁,毫不客气地将孩子的练习册付之一炬……

  这个孩子在和自己新老师的交流中,不止一次地表达对老师不满。他说自己可以接受因为完不成作业而受的惩罚,却不能忍受老师对自己人格的侮辱,尤其是把自己的练习册烧掉,让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这种恐惧,何其之深?也难怪这个孩子会选择极端的方式来应对校园生活,当家长一次次把孩子送进学校的时候,这个孩子一是主观上的叛逆在让他反抗,另一个原因或许就是那些若隐若现的危险让他恐惧。与其说他是在逃离校园,不如说他是在一次次自救、抗议。

  在知道了这个孩子的情况之后,这位老师开始转换了观念——先前他是带着“治病救人”的心态来面对这个问题学生的,他始终把这个孩子当做一个个案来分析面对,而从没有想过这个孩子行为的背后藏着这么多“悲苦”。由此,他的教育行为开始抛弃目的性,而更多地变成了一种自主的师爱意识。他决定要帮助这个孩子,他想尽全力带给这个孩子不一样的教育,消除这个孩子对校园的恐惧,也改变这个孩子对所有教师的成见。

  他为此付出了很多,他乐此不疲,他说看到这个孩子在最近的一学期仅仅有两天没有来上学他很欣慰;他说这个孩子总喜欢到他跟前炫耀完成的作业;他说这个孩子越来越阳光,对未来充满希望。我听到这里的时候被深深感动,这个孩子在遇到合适的人的时候,他的人性中柔软和善良的一面显露出来,他也希望获得阳光,他也期待得到尊重和认可。孩子的父亲多次感谢他,他说自己仅仅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说这些内容的时候,我看到这位老师脸上满是兴奋,这或许就是教师的职业认同感吧,能够带给孩子一些改变,自己也获得了专业的成长。

  我在反思:为什么同样是教师,这个孩子会有不同的表现呢?道理或许已经不言而喻:尊重与欣赏可以帮助我们消除孩子内心的恐惧。作为教育工作者,在漫长的教育生涯中,切勿用武断的方式来教育学生,你的情绪失态往往会造成孩子一生的阴影。教育从来都是在舒展、自由、信任、和睦的状态下产生的,而那些刻薄的讽刺与挖苦,激烈的体罚与排斥,会让孩子深陷进恐惧的沼泽,无法自拔。这是毁灭性的措施,让孩子内心充满仇恨,彻底失去向上向善的信心。

  教育的前体是消除恐惧。而如今的校园,是不是在严密的栅栏里,依旧弥漫着不信任、不欣赏、不等待的压抑氛围?学生的恐惧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教师的体罚和变相体罚行为,人为的施加一些精神压力;二是当学生对陌生环境无法适应、无法掌控的时候,会出现恐惧的心理;三是源于对自我的认识不够深刻。恐惧往往是我们难以用肉眼识别的,只能通过学生的外在表现来分析成因。只有弄清楚恐惧的原因,及时疏导孩子内心的不安,事情才会向好的一面发展。

  我们不仅要消除学生原有的恐惧,更要避免在言行中对学生造成新的恐惧。如果消除了学生的恐惧,他们的成长会更自然健康。如文中这位讲述者一次次阐述的观点所言:“教师就是一个良心活,要对得起人家家长和孩子的信任。”当教师怀着信任、理解、尊重的心态去面对孩子的时候,他就会获得存在感、安全感、信任感。这位老师是性格很开朗的人,他与孩子打交道有些朋友式的风格,会然学生感觉到他是老师,是那种有情有义的老师,而不是那种素面朝天、冰冷的老师。看来,好老师是需要从内在自然生发出责任和温暖,并带给学生希望和勇气的。

  真正的教育需要从消除学生恐惧开始,也需要从教师开始审视自身开始。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